美国政党副总统:只有特朗普军事法庭才能拯救国家美国大选| 中国共产党

[La Gran Época, 28 de diciembre de 2020](《时代周刊》记者李晨接受采访并报道):“我认为,只有一种选择:如果特朗普总统想要拯救我们的国家,他只能使用军事法庭。” 南卡罗来纳州立宪党副主席,参议员候选人比尔·布莱索说。

他告诉《大纪元时报》记者,只有军事法庭才能恢复美国大选。 只有特朗普总统才能启动军事法庭; 特朗普只能利用军事法庭来拯救美国。

比尔·布莱索(Bill Bledsoe),南卡罗来纳州立宪党副主席兼美国参议院候选人。 (李晨/大纪元)

布莱索表示,特朗普总统和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曾多次表示,中共干涉了美国大选。

美国CBS新闻网资深记者凯瑟琳·赫里奇(Catherine Herridge)表示,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已确定2020年美国大选将涉及中共和其他外国政府。

赫里希说:“拉特克利夫负责17个情报机构,可以直接访问美国政府的秘密情报。他对CBS新闻说,诸如中国(共产党),伊朗和俄罗斯等外国政府干预了美国大选。 2020年11月。该报告预计将于明年1月发布。”

布莱索说:“我认为(中共干预大选),这是安全的。”

“特朗普总统多次表示,他(中共)是最想颠覆这次选举的国家。”

“根据特朗普总统2018年的行政命令,国家情报局局长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应在选举后45天以任何形式整合有关外国部队袭击我们选举系统的所有信息。”

“这将是一个完整的文件,可以在任何法院存档。该文件将报告给总统,国务卿,国土安全部……”

“该报告可能需要推迟到1月,并且可能从1月6日开始。”

军事法庭不同于“军事管制”和“防暴法”。

布莱索说,军事法庭不同于“戒严法”和“起义法”。

“军事管理意味着向国会提交文件,向整个政府提交文件,并暂时让军队接管一切。我不认为使用了“军事管理”。

他说,使用防暴法意味着有人“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城市街道上发起暴动,军方可以平息暴动。当有人想推翻政府时,《防暴法》允许让军队介入。继续前进。”

他说,如果中国共产党和其他外国势力不参加选举,将不使用军事法庭。

“只有在外国势力介入而中国共产党干预时,军事法庭才会被使用。没有外国势力的干预,这将永远不会发生。”

你为什么要去军事法庭?

布莱索说,特朗普总统已经尝试了所有法律途径上法庭,但是到目前为止,大约有20位法官拒绝了他的起诉。

“他们为什么要为一件如此重要的事情做这件事?这里标志着整个国家的未来。为什么要这样做?除非他们是上届政府的成员,否则他们与中国共产党有财政关系。”

“美国的司法(系统)有许多来自深层政府的人,包括政客,中央情报局(CIA)和联邦调查局(FBI)的许多部门。”

“我们发现法院成为上层政府的一部分,他们什么都不做,(州)立法者什么也不做。”

“特朗普总统已经尝试了所有正常方式,但那些人是中共(人民),他们什么也没做。”

“所以我们现在不能相信这个法律制度。”

“由于美国各地民事法院的法官对此并不关心,因此使用了军事法院。”

“我认为,只有一种选择:如果特朗普总统想拯救我们的国家,他只能使用军事法庭。”

叛国军事法庭审判

布莱索说:“军事法庭常尝试叛国罪。”

“拿出中国共产党(参加大选操纵)的所有证据和文件,在军事法庭审判。”

他希望在国家情报局长宣布相关证据后,军事法庭将介入。

“我想军方将允许这些州在监督下再次举行选举,因为这是国家紧​​急情况,这是骚乱,中共想推翻我国。”

这次选举中的欺诈行为“是系统的,并且在多个州都使用相同的方法发生。他们都在深夜停止计票,然后再次这样做。”

12月初,英语《时代》(Epoch Times)采访了委内瑞拉国家选举委员会前任主任以及熟悉拉美政治和反恐活动的中情局前官员。 他们都说,今年美国大选之日突然停止投票,拜登的投票突然激增,这与2004年委内瑞拉全民公决非常相似。

布莱索说:“我认为资金来源将被揭露。很可能是中国共产党精心策划了整个事件。军事法庭将能够证实这一点。”

“即使最高法院说:我们什么也没听到,但是军事法庭可以提出一切,并监禁任何帮助中国共产党的人。他们甚至可以被叛国罪处决。”

“这很严重”。

“特朗普在等待机会”

布莱索说:“无论我们支持还是反对美国,我们都在战争中。这是一场没有火药的战争。”

“这是一场推翻我们国家的战争。军队(法院)必须参加。他们是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他认为,特朗普总统正在等待机会宣布军事法庭的参与。

“将有一个大陪审团来审查所有信息,以确定是否有足够的证据起诉某人并进行审判。”

“每个人都在等待一定的时间,直到他们拥有所需的所有证据,然后总统将下令将所有起诉公之于众,并将这些人送交审判。”

布莱索说,他相信相关工作已经完成,只是在等待特朗普总统决定采取行动。

他说:“我没有其他选择。我没有看到国会做任何事情,我没有看到各州做任何事情,我没有看到最高法院,司法制度将做任何事情。他们拥有一切。有机会成为英雄,拯救我们的国家。但是我不认为最高法院会那样做。”

“特朗普总统是唯一有勇气做到这一点的人。”

图为美国最高法院。 (李晨/大纪元)

主编:高静#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