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敲响了对香港股票的新警钟:中国概念股的回归可能会加速资金持续向南流入。

原始标题:快手敲响了港股的新警钟:中国概念股回升或加速资金继续向南流入

1月26日,快手科技正式在香港公开发售股票,对香港股票发出新的警钟。 滴滴出行,京东物流,B站,豆阴,百度,携程等众多互联网公司已经宣布了它们在香港的首次或第二次发布。

自今年年初以来,香港股市一直活跃,全球资金正疯狂涌入香港。 自今年年初以来,南向资金进入香港股市的资金超过2000亿元。 同时,外资和香港本地机构也在大幅增加其持有的香港股票,而其持有的香港股票的增幅远大于南向基金。

然而,恒生指数已从30,000点下跌。 1月28日,南方资金净流入超过100亿港元,并未延续昨日最大流入量235.3亿港元的局面。

许多行业专家表示,市场热情可以加速新经济公司的上市或回归。 “如果市场估值高且投资者积极认购,公司可以筹集更多资金以加速发展,这有利于新股的首次发行和中国概念股的回归。预计中国将回归。概念股将继续发展。 2021”。

此外,香港股票有望从中国积累更多的顶级科技资产,这将大大改善香港股票的资产质量和结构。 同时,有望吸引更多的资金注入和投资者的参与,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全球资金涌入香港股市以“扫荡”

全球资金涌入香港股市。 随着我们进入2021年,向南流入香港股票的资金规模和速度都在加快。 1月27日,每日入账仍超过200亿元。 自今年年初以来,香港股票市场的净进场已超过2000亿元。 价值下跌的香港股票的长期状况似乎为南方资金的“扫荡”提供了有力的说服力。

外国投资者和香港本地机构也大大增加了其香港股票的持有量。 根据《中国银河证券研究报告》,自2020年底以来,香港的外资机构和本地机构所占比重已超过南方的资金。 其中,内地公募基金和南方基金的份额变化了约2%,而香港外国和本地机构的份额分别增长了约8%和7%。

具体而言,香港股市的发展也延续了A股市场的集聚趋势,科技公司和通讯公司已成为南向香港股票进行资本配置的关键行业,其中一半以上为基金流入科技股。 值得注意的是,按目前约45万亿港股的市值计算,最大的25家公司约占总市值的一半。

腾讯控股被称为恒生指数的“荷尔蒙”,其市值为6万亿元。 在这波香港股票“浪潮”中,腾讯控股的需求也很高。 它从年初的558.0港元增加到767.5港元,增长了37.5%。 仅在1月25日,腾讯控股就增长了10%以上,其市值超过7万亿港元。

从整个498个南向股票连接中可以看到,风力数据显示,截至1月28日上午,超过67%的股票正在上升。 其中,美团,腾讯控股,中芯国际等科技公司,无锡AppTec等生物制药公司,比亚迪等引起关注的74只股票涨幅超过20%。

此前,投资界充满热情。 一些私人股本甚至唱歌卖A股和买香港股票。 “抢占定价权”的口号被广泛宣传。 实际上,该场景可以追溯到2015年上半年和2018年1月下旬。 只是前两次并不理想。 前者的恒生指数迅速达到顶峰,后者的A股和香港股市转为看跌。 香港股市甚至创下7年来最大跌幅。

这次会有所不同吗? 银河证券的策略分析师曾万平对壳牌财经记者说,投资者的热情仍然很高,香港股票的质量已经改变。 近年来,主要使用金融股和房地产股。 香港股票市场改革,新经济等高质量镜片的数量在增加,市场也在不断发展。

他认为,在香港股票投资中,存在着以增长为导向,具有竞争力,高质量和稀缺性的目标,例如腾讯,美团等,这些资产“不可忽视”。 在内地资金逐渐流入香港股票的背景下,预期目标明确的股票将获得更多分配,并增加其估值。

为了应对恒生指数的下跌,Pali Goods Securities的战略分析师岑志勇告诉壳牌财经记者,南方的资金流入最近并没有那么疯狂,恒生指数已经收紧。 到年底,显示了一些获利了结。

疯狂的IPO和中国概念股的回归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全球资本流入外,香港股市的高涨也接连发生,有关中国概念型热门股回归的传闻也随之而来。

1月26日,快手科技正式在香港启动IPO,计划于2月5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 据了解,此次快手计划以每股105至115港元的发行价,每手100股的发行价出售大约3.65亿股股票,入场费约为11600港元。

快手科技的首次公开募股再次敲响了港股的新警钟。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滴滴出行,京东物流,B站,豆阴,百度,携程等许多互联网公司都宣布了其第二次上市的首演或新闻。

据了解,2020年香港股票IPO将会延续一波,全年市场共募集3975.28亿港元,较2019年大幅增长27.05%,创下IPO规模新纪录在过去的十年中。 其中,京东集团,京东健康和网易分别以345.58亿港元,309.8亿港元和242.56亿港元排在前三位。

同时,在2020年香港十大首次公开招股中,中国概念股占据6个席位,十大首次公开招股项目共募集资金1,883.52亿港元,占近58%。提高。

中国概念股的回流浪潮主要是由于2018年香港上市制度的改革,实行“不同权利享有相同份额”的政策以及公司生物技术上市标准的降低。 大大降低了中国概念股的上市门槛,而困难也缓解了香港股票的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2020年末签署了《外国公司责任法》法案,该法案要求中国内地或香港的公司表明它们不受外国政府控制,并提供审计工作文件供您审核。 随着《外国公司责任法》的正式生效,具有相关中国概念的股票可能在三年内不得交易。

许多业内人士指出,在美国《外国公司责任法》的压力和其他压力下,中国概念股的回流将继续,香港是首选市场。 “如果市场估值高且投资者积极认购,公司可以筹集更多资金以加速发展,有利于新股的首次发行和中国概念股的回归。预计中国将回归。概念股将在2021年继续发展”。

岑志勇说,一方面,归还中国概念股对于市场运作和交易更为方便,这对于亚洲或香港市场是有利的; 另一方面,中国和新经济概念的许多份额已为人们所熟知,而这些公司计划在香港成立,可能会吸引更多的资本关注,从而提高香港股票市场的交易量和活力。

曾万平表示,随着更多中国概念股的回归,香港股票有望积累更多中国尖端技术资产,这将大大改善香港股票的资产质量和结构。 同时,无论是在市场价值结构还是绩效方面,与资产相比,互联网,新能源和消费电子产品等香港股票有望吸引更多的资本注入和投资者的参与。一个良性循环。

新京报业财经记者胡梦,主编陈立评论李世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中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搜狐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 搜狐仅提供存储服务。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