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伟:中美关系发展缓慢,中共高层领导人渴望习近平| 拜登| 王牌

[La Gran Época, 15 de febrero de 2021]2月11日,拜登和习近平打完电话后,很明显,共识很少,中共媒体也很难推广。 新华社不得不不断地改变话题,并发布会议的新闻稿。 三天后,他一直称其为“正号”。 2月14日,中共高层仍然无能为力,并命令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应促进中美(贝尔)关系健康稳定发展”,指出“双方行为。”

由“胜胜”签名的评论文章,通常是人民日报社在接到最高指示后制作的文章。 中共官员清楚地知道,召开首脑会议的呼吁所发出的所谓“积极信号”只是一种误导。 美中关系缓和进展太慢。 双方之间的通话显示出严重的分歧,这更像是交通拥堵。 中共媒体被命令再次公开发表讲话,显然中共高级官员再次感到焦虑。

人民日报呼吁“双方都采取行动”。 这是中共内部动员的标准党文化术语,在紧急情况下也用于中美关系。 中共已经在这一方面“采取了行动”,但中共高层似乎无法动员新的美国政府。 布林肯和杨洁chi,拜登和习近平只是为了聊天而谈话,关于下一步该如何做尚无共识。 拜登仍然具有战略上的耐心,暂时还没有计划采取“行动”,中共高层将不可避免地不耐烦。 更重要的是,中共禁止英国广播公司,再次挑衅英国和欧洲,而欧洲联盟对美国的抵抗暂时失控。

《人民日报》的确确实揭示了两党之间对话的真实性,没有发出任何“积极信号”。 美国新政府似乎并不活跃。

文章写道:“近半个世纪以来,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就是中美关系的恢复和发展。”

这句话终于带出了中共最高领导人的内心情感。 对于中共政权而言,中美关系的方向确实太重要了。 它直接关系到中共政权的存续,也直接关系到党中最高领导人的地位和声望。 换句话说,美中关系的质量与中共内战的激烈程度密切相关。 尽快改善中美关系是中共高层领导摆脱内忧外患的关键。 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文章重复了习近平所说的话:“中美将得益于合作,斗争将损害双方”,而且它仍在努力说服美国新政府尽快作出让步。 文章还将“中美关系自两国建交以来没有先例就遇到了严重困难”的责任再次赋予特朗普政府(特朗普),希望新的美国政府他说:“将找到一种方法来使两国关系摆脱困境,并尽快恢复正常。这是切实可行的道路。”

该文章呼吁采取“行动”,实质上是要求拜登政府按照中共的要求采取“行动”。 文章说:“应该指出,中国致力于发展与美国的合作关系,但这种合作应建立在有原则的合作基础上。台湾,香港问题和新疆问题是中国的事。国内事务。 ” 美国应“谨慎行事”。

双方在这一问题上面临严重冲突,中国最高共产党再次发表了强有力的声明,要求拜登政府做出让步。 但是,如果美国不让步,中共将如何“处理分歧”? 中共媒体不敢提任何进一步的分歧,但继续希望“重新建立各种对话机制”。

中共高层希望中美之间的交流能早日升温。 即使没有实际结果,也可以用于大力宣传,或者可以大大减轻内部CCP的压力。 但是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尽管布林肯和杨洁chi在电话中,拜登与习近平在电话中,但中国外交大臣王毅却一个人呆了。 这应该是世界主要国家的交流中最不正常的关系。 中美两国外交部门主管之间没有互动。 难怪中共想尽快“行动”。

中共高层要求杨洁chi直接致电林肯,然后直接指示崔天凯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交谈。 王毅似乎已被中美关系恢复小组开除。 面对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中共内部外交事务实际上是非常畸形的。

文章反复说过“避免误会和错误判断”,当然也说美国新政府有“误会和错误判断”,并呼吁拜登政府做出“正确的政治决定”,“考虑合作。不是故意的对抗。” 。 ”

中共再次焦急地尖叫,仍然要求拜登尽快让步,并继续筹集讨价还价的筹码,要求美国接受平等的立场,他说:“像世界两个主要经济体和联合国的常任理事国一样。联合国安理会,中美两国正在应对各种全球性问题,在性问题上也有足够的合作空间。”

拜登退出特朗普的脱离接触政策实际上已经软化并做出了让步。 毫不奇怪,这导致了中共不断施加压力。 处于重大错误判断之中的是高层CCP。 当然,拜登不能免除责任。 拜登最大的实质性让步是逃避中共隐瞒这一流行病的责任。 中共高级官员对此表示赞赏。 他们不仅继续阻止对病毒来源的调查,而且还继续报废美国以进行尝试。 把美国推到一个角落

2月14日,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表声明说:“世卫组织是国际卫生领域的多边机构。它不是一个人要进出的游乐场。” 合作抗击流行病“。” 我希望美国能够以最高标准进行自律。”

拜登放弃了对这一流行病的责任,没有退还中共的让步,而是发起了新的进攻。 拜登可能认为耐心和暂时的酌处权可以逐步解决问题。 它表示“对北京的强制性和不公平的经济行为,香港的镇压(民主行为),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以及对台湾(印度太平洋)的日益严厉的行动表示了根本关注”,但他们的理解还远远不够。

拜登还对习近平说,当务之急是“保护美国人民的安全,繁荣,健康和生活方式,并保持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 中共不断挑衅拜登的“优先事项”和“基本关切”。 拜登会耐心地退出吗?

主管编辑:高毅#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