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茂春访谈:自由世界回应中共的“红线” |世界银行庞培| 特朗普政府| 美国思想领袖

[La Gran Época, 16 de febrero de 2021](英国《大纪元时报》记者Cathy He和Jan Jekielek / Chen Ting编辑)美国前国务卿迈克庞培(Mike Pompeo)的前中国顾问说,世界需要对中共的霸权采取行动。醒来后,制定自己的规则遏制中共的侵略。

帮助特朗普政府制定对华政策的中国学者俞万里指出,中共威胁美国的战略是要求美国不要干预该政权的“内部事务”,其中包括:香港,西藏和新疆等他们称之为“红线”。

于茂春在接受《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的简·耶基勒克的专访中说:“这只是中国共产党的’红线’,而不是根据国际法的红线。” 。

最近,中国共产党最高外交官警告拜登政府:“这些问题关系到中国的根本利益和民族尊严。它们影响着14亿中国人的民族感情。美国的利益造成严重损害。”

于茂春说,中共告诉国家新疆问题是一条“红线”,这的确是“要把一百万维吾尔人安置在集中营里。我们要拷问他们,压制他们的自由。”

“而且你的国际社会……千万不要说抗议。否则,他们只会不尊重我们。”

于茂春说:“全世界必须唤醒这种霸权主义,”他拒绝接受这样的评论。

于茂春说,尽管中共声称正在干涉中国的“国家主权”以起诉其在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但事实并非如此。 “因为在某个时候,你不能真正使用主权。杀死有名望的人并进行种族灭绝。”

他敦促国际社会针对中共的侵略行为建立自己的红线,并迫使中共政权遵守国际规则。

做得不好但做得正确

于茂春认为,特朗普政府认识到中共的性质是“当今时代最主要的威胁”,从而彻底改变了美国对中国的态度。 这也是前国务卿庞培的共同描述。

于茂春说,为了在“有缺陷的框架”上与中共保持“顺畅关系”,美国历届政府都“疲于奔命”。 他称这种框架的指导思想为“宣教情感”:他认为与北京的经济往来将使中国变得更加民主,成为负责任和共同的世界成员。

于茂春说:“我们所做的是试图改变这种框架,我们不是在专注于正确地做事,而是在正确地做事上”(而不是专注于正确地做事。正确的事情)。

于茂春认为,早期对中国的想法“完全脱节”,因为他不了解统治中国人民的政权的本质。

于茂春说:“我们西方国家一直在不断低估中国保持共产党(国家)的程度。” 中共是人类历史上最道德的列宁主义政党。

“看看你的国内政策。看看你的国际政策。每个主要的政治运动都基于这种意识形态。” 他说,当您阅读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讲话时,您会意识到这一点。 但是,西方政客并没有认真对待它。

他说:“我认为这是(在特朗普政府之前)美国外交政策中最根本的缺陷。”

于文化大革命期间在中国重庆长大的于茂春,由于他独特的经验,能够对中共进行更现实的评估。 1985年,他作为交换生来到美国。 四年后的天安门大屠杀,导致于茂春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学生拥护者。

他继续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攻读博士学位,并于1994年成为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市美国海军学院的现代中国与军事历史教授,在此之前他任教于美国国务院。四年前。

于茂春是美国商务部中国政策的主要人物。 在特朗普任职的最后一年中,庞培成为美国政府对北京的强硬立场的公开发言人,对中共的侵犯人权,压制自由施加制裁和其他问题。构成威胁。 通过中国技术。 压制措施。

美国国务卿庞培和余茂春合影。 (由美国国务院提供)

俞茂春虽然曾经被美国高级官员称为“国宝”,但对中国共产党政权特别鄙视。 中国共产党的官方媒体称他为近代史上的“叛徒”。 他上了重庆的高中,并在荣誉墙上雕刻了自己的名字。

中共利用许可在中国经商绑架精英

于茂春说,特朗普政府的非公开“最高成就”之一就是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中国游说团体的“破坏性影响”。 在许多方面,中国说客是正确的。 中共低下了头。

他说,中共利用进入中国市场的专有权影响希望在中国开展业务的美国公司和集团。 这也影响到华盛顿的游说者。 他们“必须进入中共高层才能获得进入中国的机会。”

他说:“这会造成非常不健康和危险的特殊情况。”

于茂春说,这些根深蒂固的游说“对我国的外交政策产生了重大影响,特别是在制定中国政策的过程中”。

特朗普政府在建立全球反共联盟方面投入了大量精力

这位前顾问还驳斥了那些批评特朗普政府在实施对华政策方面过于单调的人。

拜登官员答应加强与盟国的合作,共同对抗中共的威胁,称这与上届政府有所不同。

于茂春说,庞培花了“大部分时间”试图在全球范围内提高对中共威胁的认识,并建立一个对抗它的联盟。

他说:“我们为建立这个多边联盟作出了巨大努力。” 但是,特朗普政府在早期遭受了来自其他国家的许多抵抗。

俞茂春说:“我们的许多朋友和盟友起初并不这么认为。”他指责美国是单方面的,但他们(最多)是单方面的,因为他们不想一起行动。”

他说,直到19国大流行时,许多国家才醒悟并意识到中共所构成的全球威胁。

例如,在大流行之后,美国说服北约应对中共在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挑战。 于茂春说,这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同时,他认为美国应该能够领导与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对抗。

他说:“当我们带头时,自由国家将跟随我们。”

“这不是由于我们的傲慢。这是因为……我们有能力……美国是一个可以阻止中国(中共)在全球范围内扩张的国家。”

于茂春说,以上观点仅代表他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海军学院,五角大楼或联邦政府的观点。

主编:叶紫薇#◇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