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的下一代智囊团“只了解中国的新面”,美国可能难以理解-香港经济时报-中国频道-中国新闻

美国拜登政府寻求在与中国合作和避免冲突的同时与中国进行激烈竞争。 平衡很棘手。 拜登背后的团队的思想也令人担忧。 拜登政府已任命美国许多新一代战略学者为顾问。 这群人可以影响中美关系数十年,并会产生重大影响。 有人认为,美国的新一代战略学者与老一代的“中国专家”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异。 也就是说,他们只看到中国新的强大一面,可能没有比他们的前任更宽容和体贴中国。

拜登的外交团队包括一群30或40年代的年轻一代,其中包括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主任朱利安(Julian Gewirtz)。 Gewitz毕业于哈佛大学和牛津大学。 他从小就开始学习中文。 2009年,他在《中国财经》杂志实习。 在美国人中,他被认为对中国的现实非常熟悉。

盖维兹曾担任奥巴马政府能源部的顾问,并于去年八月加入对外关系委员会智囊团,担任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

格维茨去年年底在《外交事务》上发表文章,称中国认为美国不可避免地处于衰落之中,特朗普政府的行动进一步加强了这一判断。 他指出,美国需要向中国表明,美国仍然强大,美国必须与中国有效竞争,并振兴其经济基础,技术优势和国内民主制度。

拜登的反华政策专家“两个失踪的一人”:亚洲盟友难以追踪的团队

拜登80年代后在中国的智囊团在北京《财经》实习

拜登新一代咨询小组的另一位代表是国家安全委员会中国事务高级主任拉什·多希(Rush Doshi)。 杜汝松曾任布鲁金斯学会中国战略研究部主任。 今年早些时候,他与拜登政府印度太平洋事务协调员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在《外交》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认为美国需要与亚洲重新接触。 供应链之类的问题是基于七国集团(G7)邀请澳大利亚,印度和韩国组成“十个民主国家”(D10)的事实。

专家认为,从拜登政府的智囊团可以看出,美国对华政策发生了“代际转移”。

清华大学国际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研究员戴维说,美国研究中国问题的1930年代和1940年代智囊团正在进入决策领域,并将逐步主导决策领域。中国。 他们中的一些人对中国的态度明显不同于上一代美国“中国大师”,例如埃兹拉·沃格尔。

达维解释说,老一辈的美国智库目睹了中国的封闭和落后,因此他们对中国更加宽容和体贴,而新一代在改革开放后才看到了强大的中国。 尽管他知道中国已经关闭,历史已经过期,但他的感受却不尽相同,因此从一开始,我就将中国视为一个有待应对的强大国家。

拜登“元帅”:中国已经确定美国的衰落

联手遏制中国?拜登·约翰逊终于成为一个快乐的敌人

但分析认为,与特朗普政府相比,拜登政府的中国团队无论如何都相对容易预测。 丹佛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赵遂生说,与特朗普在其政府后期明显导致美中关系发生新的冷战相比,拜登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而不是“敌人”及其外交政策团队都是长期的执政机构,这决定了拜登政府的对华政策更具可预测性。

赵遂生认为,拜登本人及其重用的智囊团基本上都是国际主义者,高度重视国际多边问题,并认为这些问题只能由美国和中国解决。 因此,拜登时代的中美关系至少可以保持相对稳定的水平。

拜登3提到了一个“转折点”,并向美国的美国媒体发出了呼吁:缺乏创造力和4个困难

德克萨斯州的停电事件是否突显出美国的制度不如中国?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

拜登说,美国主要智囊团实际上称中国的高铁“倒退”。

查阅hket.com中国频道,了解中国国情的最新动态。

监控新情况[lucha China-EE. UU.]立即了解

马上成为“香港经济日报hket.com”的粉丝专页

主管编辑:连兆峰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