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圣飞的见解“比为蒋介石的部队压制道歉更为严肃,马可在2月28日试图歪曲|政治|新头壳Newtalk

前总统马英九第三次在台北市法院出庭图片:张良义/图片

台北市政府将邀请前总统马英九在2月28日纪念馆发表演讲,此事引起了台湾民族联盟的不满,该联盟原打算与28纪念馆共同组织纪念活动。并退出了联合组织。 台湾民族联盟的动机是,国民党代表中国国民党拒绝接受当时的总统马英九向台湾人道歉,以应对2010年2月28日的悲剧。事实上,柯文哲邀请马英九出席会议还有比不道歉更严重的问题。

马英九试图夺取2月28日事件解释权的尝试无处不在。 当他成为台北市市长时,他要求文化总监龙应泰用非常粗糙的方法来取代台北228纪念馆的管理团队,从而将原本在人权问题上非常活跃的纪念馆变成弱者,策展人的方向也发生了变化。

后来,杨笃受台北市文化局委托,找到林江迈的女儿林明珠(28日在那儿)制作纪录片,试图利用林明珠的信息歪曲中国人对2月28日事件的印象。事发时胡说八道。

2010年,曾任校长的马英九赞扬中国中央研究院的已故学者黄章坚(音译)为“揭露2月28日事件真相所做的努力”。 黄章鉴做了什么? 使用警察局长的官方文件否认所有不利于国民党的外国新闻,口述历史,回忆录和采访。

黄的观点是:政府档案不会撒谎,以后人们的记忆将是错误的。 我只能说,如果黄院士没有行政经验,他是故意歪曲事实! 竞争优势,逃避责任,无视错误是官僚的基本特征,而间谍尤其擅长于此。 在宗教社会中,不能指望官僚仅仅基于他们所知道的事实来依靠自己的良心,更不用说在国民党政权睁开眼睛,胡说八道的组织文化中,在他们眼中没有任何理由,只是法定货币和金条的秘密服务? 当国民党上台时,日本人发现情况不佳,故意将交到中国士兵的文件复制到当时设在台湾的美国军事联络处,以防止国民党投降。大量的物资供应,但伪造文件错误地指责日本人。 当时的普通日本官僚们有这些基本概念,这是不是很荒谬,但是中国科学院专门研究历史的学者根本没有这些基本概念? 当然,一些历史学家迷信蒋中正日记的真实性,并犯了同样的错误。 如果提交人故意捏造该记录,那么所谓的第一手信息会比其他证据更具有权威性吗? 如何取消其他测试?

实际上,在2月28日事件中,警察局长是故意设下陷阱诱捕台湾领导人的罪魁祸首。 这些单位编写的档案的可信度是否值得中研院的学者用来推翻别人留下的历史资料和基于这些历史资料进行的研究? 我真的想问黄院士,他是不是只相信东昌,西昌和内昌的档案,而不是王阳明,他的弟子和孙子以及东林党员的笔记? 实际上,黄章健不支持警察局长的档案进行调查,而是利用他的学历来支持警察局长的虚假指控和伪造文件。 许多拥有博士学位和主席的人都倾向于做这种事情,但是他们没有学历!

马英九在任台北市市长兼总裁期间曾多次参加2月28日的纪念活动。 但是,他的讲话内容主要是将责任转移给了因台湾的不当治理而被占领的陈毅集团和“官员强迫人民叛乱”。 它没有反映中央政府在挤压台湾资源方面的责任,蒋介石是中央政府。 这实际上是在巧妙地扭曲2月28日事件的真相。

柯文哲是2月28日的幸存者,但他选择在2月28日的“和平日”播放“一天的双塔”。 他甚至以帮助自行车行业的名义,将台北市的公共资金用于个人营销。 这些措施比某些商业组织的“庆祝2月28日”营销活动更为严厉,其主要目的是使人们忘记2月28日事件的本质。

2月28日,台北纪念堂在柯文哲的主持下,邀请马英九发表讲话。 当龙应泰问台北2月28日纪念馆馆长叶宝文时,它使我们想起了“您打算如何庆祝2月28日?”这句话。

伪造2月28日发生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事件和清除2月28日的记忆,比不为蒋介石道歉更为严重。

台湾民族联盟的动机是,国民党代表中国国民党拒绝接受当时的总统马英九向台湾人道歉,以应对2010年2月28日的悲剧。事实上,柯文哲邀请马英九出席会议还有比不道歉更严重的问题。

台北市市长柯文哲。 图片:周璇辉/照片(数据照片)

台北市市长柯文哲。 图片:周璇辉/照片(数据照片)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