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拒绝谈论经济制裁以“粉碎”伊朗核协议美国| 伊朗核协议| 经济制裁


原标题:伊朗拒绝谈论经济制裁,并因伊朗核协议而“绊倒”

解决伊朗核协议问题的指挥棒已经落入了现任美国总统拜登的手中,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下,进展可能并不简单。 “如果要进行谈判,必须首先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 尽管他拒绝了与美国举行非正式会谈的提议,但伊朗的态度也明确,强硬和毫不妥协。 但是,拜登还明确表示,他不会首先取消经济制裁,以允许伊朗重返谈判。 现在,解决此问题的关键是,在此游戏中,谁将首先做出承诺。

美国吞噬了伊朗的“绝密”。 当地时间2月28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萨伊德·哈蒂布扎德(Said Khatibzad)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考虑到美国和三个主要欧洲国家(英国,法国和德国)的立场和行动, ),目前正在进行非正式讨论。 时机尚未到。

2月18日,美国政府宣布应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的邀请参加P5 + 1与伊朗之间的非正式会议。 伊朗方面回应说,正在与有关各方讨论该提案,并将在稍后作出回应。 但是,显然,现在情况不如预期的好。

卡蒂布扎德补充说:“对伊朗的制裁仍在进行中,将无法进行谈判。” 《金融时报》认为,伊朗的这种行为无疑对拜登政府造成了重大打击。 在回应哈蒂布扎德的评论时,白宫发言人后来回应说,他对伊朗拒绝举行非正式会谈感到失望,并计划下一步就伊朗核问题咨询六个国家。 美国高级官员说,伊朗的拒绝并非“走到尽头”。 尽管这种回应是“不幸的”,但如果伊朗提议采取其他对话方式,美国将保持开放。

确实,伊朗一再强调要让伊朗同意与伊朗达成核协议,美国必须解除特朗普政府先前对伊朗实施的制裁,而拜登政府一再强调美国必须重返《协议》伊朗核首先必须恢复执行伊朗核协议的规定。 仿佛陷入死胡同,美国和伊朗都不会主动对恢复交易或首先取消经济制裁的问题作出让步。

经济制裁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 去年9月,伊朗总统鲁哈尼(Rohanani)提到,美国对伊朗实施的制裁是“野蛮的”,制裁给伊朗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 从2018年到2020年的三年中,伊朗损失了至少1500亿美元。

去年的疫情对世界经济产生了重大影响,伊朗也不例外。 仅以旅游业为例,伊朗旅游部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3月至2020年6月,只有74名外国游客抵达伊朗,而去年同期为230万人。 伊朗经济和财政部长德吉·帕萨德(Deji Pasad)也表示,新的电晕肺炎疫情使伊朗的GDP下降了15%。

“美伊博弈的重点是谁先做出承诺。从大局的角度来看,美国更有可能先做出承诺。”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的研究员董满源对《北京商报》的一名记者进行了分析,他说,近年来,除了发动战争外,美国还竭尽全力纠正伊朗,甚至面对伊朗。特朗普撤回伊朗的核协议,极端压力和长臂管辖权,伊朗的核政策。 该方案和国防的现代化继续大大进步。 总的来说,可以说它的核能力发生了质的变化。 这就是伊朗能够以进攻和防御姿态要求美国的信心。

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现在不是与伊朗“纠缠”的时候。 董满元说,美国知道伊朗正在提高价格,但不能这样做,持续的压力没有效果。 美国陷入内部问题。 新的拜登政府已经上台。 最高优先事项是解决内政,包括与流行病作斗争,恢复经济和减少社会眼泪。 这迫使其对外交的稳定和集中资源的外交要求能够解决内部问题。 对于寻求中东的稳定,它有两个含义:一是热点话题的基本稳定,二是寻求联盟体系的稳定。

董曼源认为,在美国与伊朗的博弈中,伊朗的基本要求是取消制裁,而美国承诺的第一步是允许韩国和日本解冻伊朗的资金。 毕竟,伊朗使用这笔钱的理由也是合理的,例如与这种流行病作斗争和向联合国缴纳会费。 第二步是在美国曾经拥有长期管辖权的国家与伊朗之间不再进行任何经济,贸易或能源合作时,采取默认的态度。

受美国制裁的影响,两家韩国银行已冻结了伊朗向韩国出口的70亿美元石油。 韩国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但与伊朗的谈判失败了。 日本冻结的伊朗资产不到30亿美元,主要是由于应向伊朗支付的原油进口关税。 伊朗外相扎里夫还呼吁日本政府解冻伊朗在日本的资产。 他还提到,一旦日方解冻,伊朗将使用这些资产购买药品和食品,包括新的皇冠疫苗。

北京商报记者杨跃涵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