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通化是最周到的泡桐,是焦玉露留给lankoo-Chinanews.com的“长凳”

  泡桐是焦裕禄留给兰卡人的产业和“银行”

  [Cien años de lucha y un nuevo viaje]焦通华是最有思想的人

今年,焦玉露已经离开兰考了57年,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她的声音和微笑在人们的心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在焦玉露领导下种植的泡桐林中,兰考人总能找到激励他们继续前进的精神因素。 今天,在焦裕禄工作的土地上,兰考人促进了生态友好型产业和特色的和谐发展,摆脱了贫困,变得富裕,并对高质量发展做出了新的回应。

  下雪夜的承诺

看着一个美丽,富饶和繁荣的兰考,很难想象半个世纪前到处都是沙丘,土地贫瘠,贫困正在消亡。

焦玉露在1962年到达这里时,兰考遭受了最严重的“三大危害”,例如沙尘暴,涝灾和盐碱化。

焦裕禄纪念公园工作人员孔六根说:“兰开河的变化是从晚上在风雪站开始的。”

在一个下雪的夜晚,焦玉露将画作带到了兰考火车站,看着灾民准备离开家园谋生。 焦玉露低下头,向村民含着泪答应道:“每个人都因饥荒而被迫离开。很抱歉。”伙计们! 我们很快就会带您回去,再带上热糕和白面bun头!”

在火车站,县委商务会议在现场举行。 焦玉露坚决地说:“如果不战胜’三恶’,让人民过上美好的生活,那我们该如何值得烈士,牺牲的父母和村民以及党的坚定信心呢?

焦玉露将“劝阻饥荒的原始办公室”改为“三灾管理办公室”,由水控制小组,碱控制小组和沙漠控制小组组成。 这样,焦玉露在全县范围内发起了大规模的“消灭三恶”运动。

当前的“三大恶魔”早已在焦裕禄的领导下被兰开人民所抛弃。 黄沙变成了肥沃的土地,洼地变成了肥沃的土地,洪水消退了,沙丘里充满了泡桐。 他们已经是春季和秋季的果园了。

  播放泡桐歌

“如果你种一棵树,难道它不会变成一个美丽的绿色森林,将一片白色变成一片绿色吗?” 兰考岛的每个人都记得焦玉露所说的话。

作为一个快速生长的落叶乔木,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泡桐以其强大的生命力彻底改变了兰考的生态环境和景观。

因为它是在黄河的老河道中,沙子和淤泥混合形成特殊的土壤,所以兰考的泡桐已经成为一种“透气”的木材。 1970年代,人们发现由焦玉禄率领的兰考族种植的泡桐可以转变为乐器音板,具有均匀的图案和良好的共鸣。

此后,兰考进入音乐宫,成为指定的国家乐器音板生产基地,并成为中国的“民间音乐之乡”。 古代的“神农皇帝割琴钳”的传说在兰考变成了现实。

在兰考各地,各种类型的民族乐器生产工厂都在蓬勃发展。 兰考泡桐树素在全国享有盛名。 兰考乐器行业拥有“红音”,“中州”等著名商标。 民族乐器制造业已成为兰考县的四大支柱产业之一。

从木材产品的最初加工,装饰模制品,桐木面板的生产到独特的民族乐器,经受沙尘暴袭击的古老桐木再次在兰卡的繁荣与繁荣道路上受到欢迎。

该县种植了5万多亩泡桐树,并开发了160多个民族乐器工厂。 同时,兰考县的桐木也被制成家具,镶板等。 兰考泡桐产品不仅销往全国各地,而且还出口到许多国家。 公司500余家,从业人员4万余人,全县形成年产值超百亿元。 “泡桐经济产业链”。

协会主席王启明说:“泡桐树为兰考树的科学发展理念做出了贡献,该思想是兰考岛的’生态治理和经济发展’。泡桐树经济的工业发展为兰考岛带来了巨大的增值效应。”兰考董事会认为,泡桐属由焦玉露(一个行业和人民的“银行”)留给了兰考。

  低守护者通

今年2月25日,全国扶贫总结表彰大会在北京举行。 兰考县委获得了全国先进的扶贫事业单位。 这时,兰考县于2017年3月27日建立脱贫机制后,成为河南省第一个受贫困影响的县,已经快4年了,自焦玉露5月去世以来已经过去了近57年。 14。 ,1964年。

焦玉露的照片广为流传,她的夹克披在肩上,双手放在臀部上,头朝侧面望向远方,而桐木叶子从她的背上斜着伸出。 她自己的手种下了未公开的泡桐树。 今天,兰卡人亲切地称这种泡桐为“胶桐”。

在兰考,交Tong是一棵生长在人们心中的树,也是世界的精神树。 在过去的50年中,交通通已成为兰考的地标。

每天,当第一缕清晨的阳光照在这棵郁郁葱葱的交通树上时,快八十岁的魏善民已经爬到树下,自愿清理落叶,浇水和施肥,并告诉他关于访客的信息。焦玉露的历史。

“看不到老百姓的麻烦的焦书记在被子上有42个补丁,在床垫上有36个补丁。他所穿的鞋子的衬里都打磨过,鞋帮上有12个破洞。” 魏善民说,焦国卿书记因病去世时,他一生种下的泡桐成了兰考人民对他的思念。

一年中的小树苗已经长成一棵参天大树,需要三个人拥抱。 魏善民像家人一样照顾他。

实际上,不仅魏山民,而且兰卡人民都一直在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个交通塘。 交花盛开时,附近的桐木也经过了三到四代的翻新。 多年来,经过不断的翻新和完善,交通地区已成为远近闻名的红点。 一家叫焦玉露的干部培训学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交远,交林和交通已成为人们追求的精神地标。 一年有200多个人,一万人来到我们这里学习。

本报记者于嘉熙本报记者董俊亚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