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东新建设和文浪东县官员:花莲什么时候破产? | 社会|新头壳Newtalk

政治评论员李正浩爆料说,花莲县前县长付坤奇(中)与东新建设负责人黄平和(右)关系良好,因此花莲县政府迅速提起诉讼。

太鲁阁的台湾铁路出轨事件导致了东新建设。 政治评论员李正豪踢了东新建设董事,花莲顺民宫董事长黄平和,其影响力通过了前花莲县长傅坤奇和现任县长徐振伟。 最后,他被花莲县政府起诉。 他在Facebook上大喊:“很明显他遭到了殴打。 另一位评论员温浪东在花莲县政府与东新建设公司之间提起了“有趣”的诉讼,并询问东新建筑公司与花莲县政府是否真的不了解他们。 花莲什么时候会被毁?

太鲁阁出轨案的罪魁祸首是承包商的建筑工地经理李义祥,李义祥被控向湘东新建筑借许可证来承包该项目。 李正好在傅坤玉,徐振伟和黄平和互动并友好之前就爆料了。 镇上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他还引用了前花莲县县长蔡必中的一句名言:“花莲没有黑白商品,压力很大。”但花莲姓傅,台湾法律也有。没有姓傅。”这意味着这是政客的最终“有罪良心”。

为了支持李政浩,温浪东在脸书上说,他的上司在最高法院网站上询问了东新建设,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案子。 原来,2010年11月5日,花莲地方法院以东兴建设的工地负责人钟玉清为罪名成立,因为承包商“未经许可走私了沙石”。排水修复工程和长桥排水修复工程”。 “防灾工程”中发掘出的沙石没有送到花莲县凤林乡的垃圾场,而是运到了“沙石堆场”。 他说:「初次定罪是贪污公司,被判入狱两年零六个月。

钟玉清是东新建设有限公司工地负责人时,他还是中国国民党主席和花莲县光复镇代表主席。 此案是在花莲县公安局收到花莲县政府工务局水利处处长的举报和证词后寻找证据的证据,表明花莲县政府未授权东信建设运输沙。 并以这种方式征税。

没想到,在一年多之后的2012年2月17日,花莲高等法院将钟玉清宣告无罪。 温浪东发现,原因可能是花莲县政府已同意让钟玉清清除沙石,以备将来检查。 砾石只是临时存储,没有因走私而被挪用。

温浪东指出,一开始,东新建设发给花莲县政府审查的平面图上的字符线被认为是“小字体,斜体,重叠的字母和图标,而且明显模棱两可”。 显然,它没有得到县政府的批准,但是在第二次审理中,法官发现“临时仓库的配置已经确定,花莲县政府当然也批准了它。”

花莲县政府水资源处处长最初提供的证据表明,钟玉清没有获得授权,但花莲县政府在第二次诉讼中沉默了。 法院是否仅认为计划书含糊不清,没有犯罪意图? 温浪东问:“东新建设真的不熟悉花莲县政府吗?”并批评“花莲什么时候破产?” 对此,李正浩在Facebook上高调表示,东新建设与花莲县政府之间的关系已经发掘。 似乎越来越多的人将要传道!

李正好在傅坤玉,徐振伟和黄平和互动并友好之前就爆料了。 镇上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他还引用了前花莲县县长蔡必中的一句名言:“花莲没有黑人,只有白色,只有一条福。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