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希望为世界专家确定最低税率:各国很难达成协议|美国华盛通

美国希望为世界设定最低税率专家:各国很难达成协议

作者:冯迪凡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Yellen)提出了降低全球公司税率的下限的倡议,使拜登政府的税制改革计划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更全面的反映。

为了解决拜登政府大约22.5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中的融资问题,拜登政府宣布了其被称为“美国制造财政计划”的项目清单。 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包括:第一,遗嘱计划公司所得税税率从21%提高到28%; 第二,美国公司外国收入的最低税率,即“全球无形低税收收入”(GILTI),从目前的10.5%提高到21%。

总而言之,GILTI改革涉及对美国当前跨境税收规则的重大变更,该改革类似于税基的侵蚀和二十国集团(G20)下的税基的侵蚀/经济合作组织。 与发展(OECD)。 利益转移项目(BEPS)行动计划具有重要的联系,需要国际合作。 因此,耶伦表示,他“正在寻求与20国集团(G20)进行合作,以就世界上最低的公司税率达成协议,以避免竞争至底。

CBN记者采访的几位专家指出,拜登政府已在财政部中组建了一支由税务政策专家组成的精英团队,寻求G20的合作是希望在维持税收的同时改变其国家公司所得税。 但是,无论是国家企业所得税的改革还是国际合作中最低企业税率的改革,困难都不小。 此外,应该指出的是,即使可能进行税制改革,国际资本由利润驱动,跨国公司要返回美国,这也将衡量美国的制造成本和获得的难度。多角度的价值链。

是否想在全球范围内提高税收?

谈到耶伦最近呼吁“促进在二十国集团(G20)内部建立全球公司税率”的情况,《中国商业新闻》记者采访了在华盛顿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高级匿名人士。 有两点:第一,GILTI的税收增加不同于企业所得税的税收增加。 他希望治理的是一些跨国公司在国外逃税。 在这方面,可以看出,包括美国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在内的包括Ci先生和其他人士在内的精英都在不久的将来为他提供了支持。 其次,现任美国政府和美国财政部长期以来一直在从行业和学术界“招聘人才”到美国财政部,为此次活动做准备全球税收改革一支精英团队。

也就是说,尽管将企业所得税从21%提高到28%,但是为了避免增加商业运营的难度,这可能会导致一些公司将其业务迁移到美国境外并导致失业率。 为了重振旗鼓,拜登政府已经做到了:针对GILTI的对口改革已经启动,希望在美国保持利润和就业。

斯蒂格利茨和其他人在最近给拜登政府的公开信中非常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 他写道:“长期以来,国际机构一直未能解决全球化中最具破坏力的问题之一:避税和逃避跨国公司。要建立我们所追求的社会,我们需要对公司征收公平税。结束业务避税也是解决日益严重的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现象的最佳方法之一,通过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大公司每年剥夺世界各国政府至少24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跨国公司每年将花费500亿美元左右。国外利润的百分之转移到避税天堂。“

斯蒂格利茨指出,经合组织的有关谈判进展不顺利。 主要成员国的政府(包括前美国政府)在错误的假设下进行了谈判,即通过保护位于其境内的跨国公司,可以更好地保护其国家利益。 因此,有关国际税收改革的讨论牺牲了共同的抱负,使它们成为最低的共同点。 同时,跨国公司继续避免征税,这本可以帮助支付公共支出并支持疫情后复苏。

他写道,尽管如此,谈判过程已达成共识,即应将跨国公司视为一家公司。 这意味着应根据您在每个国家/地区的实际活动来对全球收入征税。

斯蒂格利茨强调,在流行期间,全球电子商务增长了近三分之一。 至关重要的是,不仅数字跨国公司,而且跨国公司的所有数字业务运营都应缴纳合理的税款。 这将阻止国家之间有害的税收竞争,并减少跨国公司将利润转移到避税天堂的动机。

但是,斯蒂格利茨不满意经合组织和其他国家目前正在讨论的最低税率12.5%可能成为世界最高水平。 他指出,拜登的团队承诺将美国公司的GILTII税率提高到21%。 这不仅会增加财政资源,还将为其他国家的政策制定者提供样本。

他还说,没有证据表明公司税率的下降趋势刺激了生产性投资和增长:在美国2017年减税改革之后,它主要为支付股息和股票回购提供了资金,而公司税实际上是对净利润征税,因此降低税率对业务活动几乎没有影响。 换句话说,公司税本质上是对股息的预扣税,即富人的所得税。

他还呼吁在采用这种改革方法之前,不对已经征收数字税的国家实施贸易制裁。

“油腻的水不会流入陌生人的田野”

此前,特朗普政府对根据经合组织谈判此BEPS税制改革法案并不热心。 拜登政府上台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在一个月内达成共识。

在G20 /经合组织框架内,为应对数字税收等挑战,经合组织和其他各方提出了BEPS 2.0倡议,该倡议包括两个支柱:第一个支柱是在跨国公司之间重新分配来自跨国公司的全球剩余利润税司法管辖区税收权力:第二个支柱是建立全球最低税收标准。

上述接受采访的高级律师事务所告诉记者,GILTI改革的细节过于技术性,涉及管辖权问题。 总体而言,其改革方向目前似乎与BEPS 2.0计划相似。 如果能达成共识,各国将采用“最低税率”,将大大改善诸如对离岸利润征税的问题。

拜登政府将GILTI翻倍至21%并寻求国际合作的计划反映了其多重需求:即,它希望将海外美国公司的收入吸引到其本国,但不希望跨国公司对美国人构成竞争。 财政压力。 同时,应该指出的是,拜登政府的计划还提议取消美国从国外投资的前10%的收入免税。 这也反映了拜登政府对美国公司恢复投资思维的渴望。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建告诉《中国商业新闻》记者,就公司增税而言,增税是民主党的传统观念。 税前公司税水平(35%),但税率较低。

耶伦提到的最低的全球税,该税率着重于美国公司和其他海外企业的所得税率的返还,实际上,这是为了解决美国政府一直在等待的美国人的公司返还问题。 。 对于最后两个主管部门。 周世建说,当前美国工业的枯竭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其后最大的问题是就业不足。 同时,近年来在美国的投资额一直在下降。

但是,周世建认为,世界各国可能很难协调全球最低税的问题。 一些发展中国家必须吸引外国投资才能实现经济发展。 如果他们不减税并采取一些优惠条件,该如何吸引外资呢?

同时,即使可以统一世界上最低的税率,也必须考虑到诸如美国劳动力价格过高之类的一般因素。 周世建告诉CBN记者,一些经济全球化的法律不应该被违反,经济全球化仍然是历史趋势。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