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以色列对伊朗船只的袭击能否“打断”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 | 美国| 以色列| 伊朗_新浪新闻

原始标题:视频| 以色列对伊朗船只的入侵是否可以“破坏”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

当地时间4月6日凌晨6点左右,一艘伊朗商船“ Savez”在红海爆炸中被击中。 头盔略有损坏。 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

根据半岛电视台的报告,该货机被认为属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是以色列人员在船上安装了简易爆炸装置。

当全世界听到在维也纳举行的有关伊伊核问题的会谈时,伊朗的船只遭到其前敌人以色列的袭击,引发了国际猜测。

  为什么以色列此时决定遇到问题?

《纽约时报》引述知情人士的话说,这次袭击是以色列对伊朗先前对伊朗船只的袭击的报复。 一名美国官员说,事件发生后,以色列方面将袭击事件通知了美国。 以色列方面还说,它避开了美国在红海的“艾森豪威尔”航空母舰,并调整了袭击时间。

但是,《纽约时报》仍然强调了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在袭击发生前不久,美国和伊朗就在维也纳的伊朗核协议进行了间接谈判,并取得了“建设性”的进展。 半岛电视台指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曾公开表示,恢复“危险的”伊朗核协议“是不适当的”。

至于为什么以色列决定立即陷入困境?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忠民说,这一事件说明了伊朗核问题的复杂性,许多外部因素影响了伊朗核协议的问题。

刘忠民认为,以色列向美国通报袭击伊朗船只的原因是迫使美国对美伊在恢复与伊朗核协议方面的间接对话表示不满。 以色列是美国在中东的盟友,也是伊朗的长期敌人。以色列最初对2015年签署的伊朗核协议不满意,并有许多指控。 现在,他更加担心美伊政策的放松。 关系和美国重返伊朗核协议。

当然,也有内部因素在起作用。 刘忠民进一步指出,由于以色列刚刚结束议会选举,内塔尼亚胡总理正处于组建内阁的关键时刻。 内塔尼亚胡一方在较早的议会选举中没有优势,因此内塔尼亚胡希望与伊朗作战并赢得舆论,以组成一个平稳的内阁。

  自从维也纳会议就伊朗核问题发出了什么信号?

如果以色列以破坏协定的态度发动进攻,可以看出,关于伊朗核问题的维也纳会议非常重要。 毕竟,这是特朗普政府在2018年5月单方面撤出伊朗核协议后,过去三年中双方首次坐下来进行谈判。过去,美国和伊朗为彼此创造了条件。 。 通过遵守协议的义务并取消制裁,双方要求对方采取第一步,这导致了僵局。

当地时间4月6日,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联合委员会政治总干事会议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了面对面会议。 欧洲联盟主持了会议,伊朗,俄罗斯,英国,法国,德国和中国的代表出席了会议。 美国总统驻伊朗特使马利也率团访问了维也纳。 由于美国不再是伊朗核协议的当事国,而且伊朗拒绝与美国直接对话,因此美国代表没有出席会议。 具体操作是美国代表通过欧盟的“穿梭外交”与伊朗进行沟通。

尽管在会议之前,美国和伊朗都表示会谈可能不会取得突破,尽管这种对话形式似乎非常不舒服,但在当天的会议之后,伊朗,欧洲联盟和美国声称,谈判的结果会谈是“建设性的”。 双方同意继续在专家级别进行磋商,从而引发了外界的热烈讨论。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恢复伊朗核协议已经曝光?

刘忠民认为,在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并在2018年对伊朗重新实施制裁之后,美国与伊朗的关系继续紧张,伊朗与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持续对抗威胁着中东安全。 拜登任职期间表示,他将有条件地返回伊朗核协议,但未能开启对话。 此时,分歧很大的两党愿意来维也纳重新开始谈判,经过沟通,他们准备开始下一次磋商,对此应该给予积极评价。

值得一提的是,会晤后,美国宣布将中俄视为伊朗核协议谈判过程中的伙伴,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对此,刘忠民认为,与伊朗的核协议问题是全球治理中相对紧急的问题。 在美国与俄罗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紧张时刻,美国宣布将在解决伊朗核协议问题上将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主要大国视为伙伴。 在此期间的积极迹象不容忽视。

  美怡的时间不多了

各方愿意继续在专家一级进行磋商并不意味着可以就结果进行谈判。 刘忠民认为,这恰恰是谈判中最棘手的问题。 如果您不小心,将返回死锁的原点。 谁将迈出第一步?

目前,伊朗核协议联合委员会已经建立了两组核专家和制裁专家,以研究如何使美国可以解除的制裁清单与伊朗的核义务保持一致。

伊朗方面透露,当地时间4月9日,联合委员会成员将在维也纳举行两次专家会议。 伊朗方面再次敦促美国立即取消对伊朗的所有制裁,这是伊朗恢复其表现的先决条件。 在这方面,美方表示拒绝,并强调对与伊朗直接对话持开放态度。

《华尔街日报》分析说,尽管伊朗的期望与美国愿意提供的目标不符,但只要找到前进的道路,即使经过多轮谈判,也可以取得进展。 评论表明,对于美国来说,当务之急是采取步骤恢复伊朗的信心。

公众舆论普遍认为,美国和伊朗的时间不多了。 最好在6月的伊朗总统选举之前取得进展。 否则,总统选举可能会导致伊朗重组谈判团队,并造成进一步的拖延。

对此,刘忠民认为,由于双方之间缺乏相互信任,因此很难返回。 但是,从道德上讲,美国应该首先取消对伊朗的制裁。

特别是在这个微妙的时刻,以色列“杀死”了破坏协定。 因此,如何消除伊朗核协议中区域盟国的干扰因素,显然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棘手问题。 有必要创造条件以重返伊朗核协议,同时也要安抚盟国。

“尴尬”局势的始发者正是美国自己在中东的政策。 刘忠民进一步指出,正是美国针对伊朗,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长期紧张局势以及收获利益的心态逐步达到了这一点。 这样,才摆脱美国与伊朗之间对抗的恶性循环,促进在中东地区建立安全信任,才是解决这一伊朗核问题甚至中东问题的关键。

(看Knews编辑李瑶)

版权声明:本文是Knews的专有文章,未经允许不得复制。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