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大主教在服用两剂后仍诊断出武汉肺炎! 北京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级官员:中国的疫苗效力很差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富。 图片:取自“ CGTN”

在土耳其,巴西和智利接种了中国Coxing疫苗后,诊断率继续提高。 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还透露,许多人在接种中药疫苗后仍被确诊。 智利圣地亚哥大主教Celestino Aos刚出生一个月,已经接种了两剂中国Coxing疫苗,但最近感染了武汉肺炎,已经入院接受治疗。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复很少承认中国的疫苗无效,北京正在考虑允许混合疫苗提高疗效。

智利天主教会10日在其官方Twitter帐户上确认,几天前,现年76岁的Ios和助理主教Alberto Lorenzelli被诊断出患有武汉肺炎,现在居住在圣地亚哥。 医院接受治疗。 教会在声明中提到,两人此前都曾接种过两剂中国科兴公司研制的疫苗,第二剂已于3月11日接种。 这一消息进一步加深了国际社会对中国疫苗的怀疑。 实际保护功率“可能非常低”。

据美联社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复在10日参加在四川成都举行的研讨会时承认中国的疫苗“不是很有保护性”,他还透露,当局正在研究两种方法来解决这种疫苗。现有家用疫苗保护效果不佳的问题:一种是增加剂量或调整接种间隔。 另一种是考虑使用通过混合不同疫苗开发的疫苗。 保护技术。

3月18日,来自中国西安市一家医院的检疫人员接受了两剂国内疫苗的接种,并被诊断出武汉市肺炎。 高富后来在接受中国共产党官方媒体采访时解释说,可能存在三种情况:第一,疫苗可以在体内产生抗体,而病毒感染是在呼吸道;第二,疫苗可以在人体内产生。 第二,隔离区不得接种疫苗。 。 已调查; 第三,“也许是两次灭活疫苗注射,抗体效价不足,可能需要第三次注射。” 许多中国网民直接问:“需要注射多少疫苗才能起到保护作用?效果如何?”

土耳其,巴西,智利和其他国家最近对中国的Coxing疫苗进行了大规模疫苗接种,但这些国家的流行情况并未缓解,诊断率并未下降而是有所上升。 智利大学最近宣布了一项关于智利国家疫苗接种数据和感染率的研究结果,该结果表明,在接种两剂科兴疫苗两周后,预防武汉肺炎的效率仅为5%至4%。 巴西研究人员在今年2月发布的中国科星疫苗III期临床试验数据还显示,该疫苗的保护力仅为50.4%。

为了抵抗去年年底在中国爆发的武汉市肺炎流行,一些国家加强了研发,审查了疫苗的并购。 今年,中国当局一直在与一些经济和技术落后的国家开展“疫苗外交”,试图通过向它们提供疫苗来扩大中国的国际影响力。 但是,到目前为止,世界卫生组织(WHO)尚未批准紧急使用由中国公司开发的任何武汉武汉肺炎疫苗。

在土耳其,巴西和智利接种了中国Coxing疫苗后,诊断率继续提高。 菲律宾总统安全卫队还透露,许多人在接种中药疫苗后仍被确诊。 智利圣地亚哥一个月大的大主教塞莱斯蒂诺·奥斯(Celestino Aos)以前曾接种过两剂中国Coxing疫苗,但最近仍感染了武汉肺炎,并已入院治疗。 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主任高复很少承认中国的疫苗无效,北京正在考虑允许混合疫苗提高疗效。

据美联社报道,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复在10日参加在四川成都举行的研讨会时承认中国的疫苗“不是很有保护性”,他还透露,当局正在研究两种方法来解决这种疫苗。现有家用疫苗保护效果不佳的问题:一种是增加剂量或调整接种间隔。 另一种是考虑使用通过混合不同疫苗开发的疫苗。 保护技术。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