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强北山寨AirPods的真实程度如何? 他们欺骗了苹果官方的售后服务:Apple Airpods-cnBeta.COM

(图片来自《时代周刊》记者)

据刘宇介绍,这款仿冒品的AirPods Pro可以在打开iPhone后自动识别并与iPhone配对,可以看到序列号,支持重命名,定位,降噪和透明度等功能,甚至可以被Siri唤醒,苹果的语音助手。

一些商人告诉《时代周刊》,一架制作精良的AirPods欺骗了苹果的官方售后服务,以“取代正版产品的副本”。 但是,在实际交易过程中,商人将使用“ 1:1”和“中性”之类的词语来指代讨厌的“山寨”。

其中,“ 1:1:”是指经过高度修复的Apple仿制耳机,在包装盒上贴有AirPods或AirPods Pro徽标; “中性”是指没有任何包装或LOGO的产品,但外观仅出现在AirPods上。 o AirPods Pro略微放大或缩小。

穿过SEG电子大楼和周围的数字购物商场,没有多少摊位出售这种仿冒的苹果耳机。 即使没有库存,也可以根据订单尽快生产和运输一些摊位。 。

自Apple于2016年首次发布AirPods无线耳塞以来,该产品已成为Apple的旗舰产品。 苹果在2019年发布了支持主动降噪的AirPods Pro之后,市场迅速膨胀。

“到2020年,全球所有TWS(True Wireless Stereo)耳机的全球出货量预计将达到4.6亿对,其中约2亿对是假冒产品,其中大部分是假冒的AirPods。” 4月9日,第一手机研究所所长孙延标告诉《时代周刊》,其中许多人是从华强北进入市场的。

成熟的产业链

“当(AirPods)首次问世时,高仿技术的含量就相对较高,而早先的人赚了更多的钱。现在,该技术已经基本成型,主要基于产量。” 华强北的从业者吴璇(化名)谈到了苹果的仿耳机的生产过程。

如果客户下订单,他们通常会首先从行业购买模具。 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AirPods问世后,有人开发出了一种尺寸与原始产品相同的模具,称为公模。

吴璇说,购买模具后,还必须购买芯片,电池,扬声器和电缆等组件,然后在自己的工厂生产和组装。

最关键的组件是芯片。 吴璇介绍说,正版的苹果耳机使用自主研发的W1和H1蓝牙芯片,而华强北厂商则基于成本考虑主要使用Jerry,Lanxun和Luoda芯片。

“罗达芯片的性能是最好的,其次是中科蓝迅和杰瑞。产品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据(化名)称,在现代窗数码广场经营电子配件摊位的万宁,假冒耳机的价格差异主要集中在芯片上。 基于芯片制造商的技术进步和解决方案公司的软件调整,华强北已经使假冒产品变得越来越现实。

实际上,早期的模仿蓝牙耳机只能模仿Airpods,后者或多或少相似,但功能相距甚远。 后来,模仿者Airpods的外观达到了1:1,弹出窗口被打破,声音质量恢复到80%。

目前,该技术正在进一步升级,华强北可以以正品价格的15%-20%达到约90%正品的体验水平。 但是,在降噪方面,仍然难以克服技术瓶颈。

(《牛年》发行带有牛头图案的苹果耳塞的新副本,《时代周刊》记者拍摄)

每月可获利的一百万美元

在流通环节中,仿冒的Apple耳机正在寻求逐层增加的收益。 苹果耳机的仿制从工厂到最终流向消费者,中间有三个主要环节:从制造商到华强北代理商,再分散到各个层次的代理商,最后卖给消费者。

让我们以配备Luoda芯片的AirPods Pro为例。 它的出厂价约为150元,华强北的批发价约为200元。 电子商务平台的价格从200到400元不等。 基本上都在500元以上。

尽管该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价格都有粗略的比率,但商家通常具有任意价格,例如配备了罗达(Luoda)1562A芯片并被称为“前三代配置”的AirPods Pro,数十名记者访问了。 Times Times Weekly在摊位上,商家要求此产品的价格在180到280元之间。

万宁对这项业务在当时很赚钱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赚到的钱取决于客户渠道。我们主要从事批发业务。我们已经开发了国内外市场。我们主要卖给中国的批发商。一些来自计算机城的商人也会来购买。我们的市场也是如此。 。

(华强北有售仿苹果耳机,时代周刊记者摄)

《时代周刊》的记者计算了一个帐户。 万宁的苹果仿制耳机的日销量约为1000副。 结果,每月的出货量约为30,000对。

根据苹果的山寨耳机平均生产成本计算,约100元人民币,价格约为150元至200元人民币,这意味着每售出一副山寨AirPods,商家就可以赚取50元至100元人民币,而且每月利润可以达到150元,一万多元。

您会看到Apple仿冒耳机的好处是可观的。 但是,业内一些人告诉《时代周刊》,今年芯片短缺可能会影响苹果仿冒耳机的生产能力。

与民族品牌竞争

旭日的大数据统计显示,到2020年,全球将出货4.6亿对TWS耳机,同比增长43.75%,其中品牌占44%,白色商标的市场份额为56%。 尽管与2019年该品牌的份额相比有所提高,但白卡仍占据着主要市场。

实际上,苹果也在打击市场上假冒产品的泛滥,在某些情况下,假冒AirPods误导了苹果的官方售后渠道。

4月10日,一位苹果用户告诉《时代周刊》,已经使用了大约半年的AirPods Pro耳机响了,当他将AppleCare +优惠券带到官方商店进行更新时,店员告诉他:“有人用了假冒耳机需要更早地进行授权。单击可获得新的耳机。其中一些过于真实且令人困惑。现在需要将新耳机退回工厂进行测试。”

据《时代周刊》(Times Weekly)记者的一位业内内部人士称,2020年末,一旦受到公众舆论的压力,苹果便开始对AirPods产业链模仿者进行镇压。 2020年12月1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在11日和19日晚间,根据权利人的投诉,对苹果和TWS的假冒数据线公司进行了突击检查曾被报道过的耳机。 这里的“权利持有人”是苹果。

检查结果表明,当场查获大量侵犯“加利福尼亚苹果设计”商标专有权的TWS耳机和数据线,涉案货值超过1000万元。

它还显示,经过检查,一段时间后,在华强北商场一楼公开销售的所有假冒苹果耳机都消失了,只能在三楼和四楼看到。

《时代周刊》的记者在最近的一次访问中发现,今年的Apple仿冒耳机在主要购物中心的一楼柜台都卷土重来,但零售商变得更加谨慎,仿冒耳机的历史一直保持沉默。

在正常情况下,假冒产品的出现会严重影响品牌方的利益,品牌方也会对此予以重视。 例如,从生产到销售,苹果一直对模仿iPhone施加压力。 但是,在AirPods系列产品中,苹果的攻击意愿似乎并不强。

各种各样的假AirPods为许多华强北的从业者赚了很多钱,但是苹果很少采取行动。 业内受访者认为,苹果对此不严厉的打击是因为假冒产品并未影响他们的利益。

“选择购买假AirPods的用户实际上损害了其他国产品牌的利益,而不是苹果的利益,”孙延标说,“正版AirPods的价格基本上在1000元以上,而假冒产品的价格则在几十到几百之间元。” 因此,选择假冒产品的用户不是Apple用户组,这些用户不会侵犯Apple的原始耳机销售。

但是,此价格范围涵盖了大多数国家无线耳机的价格。 一方面,假冒产品可能将国内制造商拖入价格战,另一方面,它们可能侵蚀其市场份额。 业内人士认为,今天的苹果山寨耳机行业与2010年左右的山寨手机市场非常相似。与独立无线耳机品牌相比,除了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苹果外,还有一些主要的仿冒品制造商。

“这对独立的民族品牌制造商极具破坏性。” 4月11日,深圳耳机行业观察家对《时代周刊》记者说,目前国内无线耳机市场格局主要包括苹果,三星和“华米OV”。 手机品牌,电子商务品牌(如Anker,AUKEY,Mpow,TOZO),互联网公司(如Kugou,腾讯,喜马拉雅山),传统音频制造商(如Edifier),智能硬件公司(如Bulls)和6个白色商标阵营,其中突出显示的商标代表最大数量。 市场喜忧参半。

相对于曾经在仿制手机市场上发生的“淘汰大戏”,上述深圳耳机行业观察家表示,目前的行业也在准备建立行业联盟,以帮助制定行业标准。 国内品牌厂商的技术日趋成熟,相信华强北的自有品牌市场将逐步萎缩。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