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银行:逐步将气候变化风险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原始标题:

中央银行:逐步将气候变化风险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通过商业信用评级,存款保险费率以及公开市场操作的担保框架等渠道,增加对绿色金融的支持。 

根据中央银行网站的消息,4月15日,中国人民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联合举办了“绿色金融与气候政策”高级别研讨会。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表示,中国人民银行计划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以提供一些低成本的碳减排资金。 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对金融机构的压力测试中探索气候变化驱动因素的系统性考虑,并将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逐步纳入宏观审慎的政策框架。

“中国人民银行高度重视绿色金融的发展。” 易纲表示,根据世界排名第一和第二,到2020年底,中国的绿色贷款余额约为1.8万亿美元,绿色债券存量约为1250亿美元。 最近,市场参与者已经发行了40多种碳中和债券,规模超过100亿美元。

展望未来,易纲认为,必须推进几个关键任务。 首先,我们必须进一步以市场为导向动员公共和私营部门的资金,以支持绿色经济活动。 据估计,到2030年,中国每年需要减少碳排放的投资为2.2万亿元。 从2030年到2060年,每年需要投资3.9万亿元。 为了实现这些投资,仅政府资金是远远不够的。 需要引导和激励措施,社会资本的更多参与。

易纲说,为此,必须执行两个基本任务。 一个方面是加强信息传播。 中国人民银行计划逐步推进强制性信息披露制度的建立,统一信息披露标准,促进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信息交流。 同时,它将促进加强信息传播方面的国际协调。 在20国集团的框架内。 二是完善和协调绿色金融分类标准。 中国人民银行即将完成对绿色债券标准的审查,并删除与化石能源有关的内容。 我国正在与其他国家一起促进生态分类标准的国际融合。

在提供政治激励方面,易纲认为中央银行可以发挥作用。 中国人民银行计划推出碳减排支持工具,以提供一部分低成本的碳减排资金。 中国人民银行还将通过商业信用评级,存款保险费率和公开市场操作的担保框架,增加对绿色金融的支持。

第二,我们必须研究气候变化对金融稳定的影响。 从碳峰值到碳中和,欧盟将用70年,美国用45年,中国只用30年。 时间短,曲线陡,金融机构面临的风险很大,因此,我们必须积极敦促金融机构尽快开始转型。

易纲强调,中国人民银行正在探索金融机构压力测试中对气候变化因素的系统考虑,并将与气候变化相关的风险逐步纳入宏观审慎的政策框架。 中国人民银行每季度评估一次金融机构的绿色信贷和绿色债券的状况,同时鼓励金融机构评估和管理其环境和气候风险。

第三,我们必须充分利用碳市场的价格发现作用。 预计到今年6月底,中国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将开始运作。 有关部门正在就管理规定征求意见,建议逐步扩大碳配额有偿分配比例,财务管理部门将配合有关部门参与碳市场管理。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