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就如何有效抵抗共产党的沉重讲话中美经济安全与审查委员会| 大纪元

[La Gran Época 17 de abril de 2021](大纪元时报记者张婷的完整报道)于特朗普(特朗普)政府担任中国国务委员会政策规划师的于茂春(Miles Yu)于周四(4月15日)在国会作证时阐述了中共内部控制和外部剥削的性质,并警告说,如果它不抵抗中共,那么自由世界将被中共改变。 然后,他提到了一系列反共措施,并强调美国可以而且必须获胜。

现已加入哈德逊研究所的于茂春,在周四在美国国会举行的中美经济安全与审查委员会听证会上再次警告说,中共正抓住机会进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以实现全球统治地位并将实现这一目标。最终寻求控制世界经济。

他坚称,在与中共打交道时,美国必须严格执行互惠原则,以防止北京实现其目标。

于茂春说:“如果每个美国人对中国都有一件事,那就是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统治的共产主义专政。” “共产党致力于维护和加强其对世界所有权力的垄断。” “自冷战以来,人口最多的国家对自由世界构成了最严峻的挑战。”

他说:“但是,与大多数其他共产主义国家不同,中国已经从全球自由市场体系中受益,并在很大程度上享有国际贸易,资本市场和先进技术的开放机会。”

于茂春引述了前国务卿庞培在2020年7月在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图书馆发表的讲话,他说:“我们的政策和其他自由国家的政策拯救了中国经济的下滑,(作为回报,我刚才看到北京被咬了)国际援助之手养活了他。”

于茂春:中国共产党的内部控制与外部利用

于茂春说:“中国由控制中国经济并利用全球自由市场体系的专制共产主义政府统治。今天,在中共使用大量廉价劳动力的过程中,我们最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而这些工人并没有有意义的劳动保护,无权组建和运行独立的工会来行使集体谈判权和社会福利权。在新疆,发生了针对宗教的悲剧性种族屠杀和少数民族,工人被关押(集中营没有中共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一个庞大的血汗工厂,全世界都从那里购买了血汗工厂。”

他还说,“中共的权力垄断也使其严格控制金融资源,”迫使非国有企业依赖国有金融和银行机构。 任何一家敢于摆脱这种依赖的公司最终都会像马云的阿里巴巴一样出现,任何发生的事情都应该向希望进军中国的投资者发出警告。 ”

“由于缺乏对私有财产和个人财产的宪法保护,许多不信任政府的中国人倾向于从中国撤钱。但是,汇率管制严重限制了中国公民向国外汇款的能力。这包括全球货币体系。肆无忌money的洗钱活动已造成不稳定因素,”他说。

于茂春说:“中国人民成功后,共产党就会感到受到威胁。” 如果没有《宪法》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拥有大量私有财产的人往往太富裕或太有影响力。 成为中央政府的目标。 他们遭到任意的法外拘留和经济崩溃。 在过去的15年中,至少有27位中国亿万富翁因奇怪而荒唐的原因被捕。 在美国,我们向那些入围《福布斯》亿万富翁名单的人们表示祝贺,而在中国,成为胡润百富榜的一分子,就像在榜单上一样。

于茂春认为,允许中共不受限制地进入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已经推动了中国(中共)的经济崛起,增强了中共政府的能力,破坏了民主和自由市场体系。 因此,北京对美国和允许中国共产党崛起的国际经济体系构成了“致命威胁”。

在北京所谓的军民融合计划下,中共正在获取大量的美国和西方技术和专门知识。 于茂春说,中共的保密制度对西方公司构成了威胁。

他说:“缺乏透明度危及美国投资者,因为许多在西方资本市场上上市的中国国有企业提供的信息含糊不清,而且常常向自由市场国家的监管机构和投资者隐藏其财务记录。”

美国应如何处理于茂春的建议?

“首先,美国不应再忽视中共与自由世界体系之间巨大的政治和意识形态分歧。完全自由的国际贸易市场体系和具有中共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不能和平共处”。 于茂春说:“我们必须面对现实,纠正过去半个世纪最大的外交政策失败。”

他解释说,过去失败的政策是政治和经济精英相信中美可以在没有批评的情况下抛弃政治和意识形态上的分歧和做法,他希望民主美德和自由市场体系最终能够得以实现。能够转变为共产主义中国。 并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 但是“我们不仅没有以这种思想改变中国共产党,中共现在已经准备改变我们。它正试图以自己的形象重塑全球秩序。”

他说,幸运的是,我们正在目睹这个问题的巨大觉醒,看来双方都同意旧的传统观点是错误的。

“我的第二个建议是,我们应该制度化这一新的觉醒。美国人民的国会选出的代表可以在这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他说。

于茂春还声称,在上届政府中,美国根据对等原则对华采取了新的贸易政策。 通过国会采取行动,可以使与中国的经济均等制度化。

他说,第一步可能是“以同样的方式”对中共年度“负面清单”逐项作出回应。 该清单确定了中国哪些地区不允许外国投资。

“(美国)回应将是禁止中国(CCP)在美国投资。地区应包括农业,主要矿山,新闻机构,电影制片厂,电影院和连锁剧院以及文化表演团体等。” ”

第二步,美国的私营公司还必须受到美国国会立法的保护。 国会可以建立一种机制,使他们可以对北京的经济歧视提出投诉。 根据这些信息,美国政府可以对中共采取对等行动。

第三步,美国应重新认识到领导的重要性。 “中共的经济挑战不是我们是否应该改变北京矛盾的经济现实。这是一个问题,即如果我们不改变其行为,北京是否会改变自由世界。”

他说,从毛泽东到习近平,党的领导人多次表示,他们的行动是以“生死攸关”的斗争为指导的。 他强调,中共在中美交流中宣称的“双赢”无非是一个巨大的骗局。 中共的内在核心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即中国与美国和自由世界的斗争不过是一场零和游戏。

“在一个地缘政治大国竞争的世界中,美国可以而且必须获胜。”

主编:林燕#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