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案证实了美国的“灵魂污点”难以消除-新华英语.news.cn

新华社,华盛顿,4月20日(国际观察)弗洛伊德案表明,美国的“灵魂污点”难以消除

新华社记者徐建梅,邓宪来

20日,陪审团在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裁定,在一名非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死后,前白人警察德雷克·乔万(Drake Chauwan)被指控犯有两起谋杀罪和一项过失杀人罪,全部获得了解决。

美国总统拜登当晚发表讲话说,弗洛伊德的去世使全世界看到系统种族主义是美国的“灵魂上的污点”。

然而,在宣布判决不到半小时之前,一名非裔美国人女孩在俄亥俄州首都哥伦布被警察枪杀。 显然,在弗洛伊德案中的判决远远不足以消除美国这一根深蒂固的“污点”。

  定罪

2020年5月25日,一名警察在洲湾明尼阿波利斯的街道上跪下,弗洛伊德一再恳求“我无法呼吸”,许多目击者建议他制止他。 弗洛伊德的脖子分别是9分钟和29分钟。 秒。 弗洛伊德死于昏迷,目击者将视频实时上传到互联网上,引发了数十年来美国最大规模的抗议和骚乱。

该案的审判受到全美国的高度重视。 经过近三周的审理,陪审团经过约十小时的讨论,达成共识,并认定小婉被指控犯有二级谋杀罪,三级谋杀罪和二级谋杀罪。 主审法官在法庭上阅读并确认了陪审团的判决,并将在8周内宣布小婉的判决。

在先前的审判中,控方和辩护方召集了45名证人作证。 最小的证人是一个9岁的女孩。 她大声地要求小婉在犯罪现场“抛下他(弗洛伊德)”。 至少有三名目击者表示,他们在现场分别致电警察。 肖婉的律师将他的辩护集中在弗洛伊德的死因上,试图证明他的死是由多种因素造成的,包括服用阿片类药物,可能的心脏病以及警车废气的影响。 但是检察官对此一一驳斥,说服弗洛伊德死于窒息是由于小婉的“跪着”而引起的缺氧。

当案件于19日结案时,弗洛伊德去世的录像再次在法庭上放映,检方要求陪审员“运用常识……相信自己的眼睛”。 根据美国的陪审团制度,所有陪审员都必须同意,并且只要一个人反对,就不可能定罪。 在这种情况下,这12名陪审员包括6名白人,4名黑人,另外两名则具有多族裔血统。 这些人不是法律专家,仅在经过大约10个小时的审议后才就三项投诉达成和解,这比美国媒体预期的要快。

据美国媒体报道,小湾可能会要求上诉。 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小湾赢得上诉的机会很小。

  已解除

多年来,参与涉及美国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的执法案件的大多数警察都是安全的。 在宣布弗洛伊德案之前,美国政府和反对派普遍担心,如果小湾的判决较轻,将引发抗议和骚乱。 许多地方的气氛很紧张,首都华盛顿和其他城市已动员国民警卫队加强安全。 明尼阿波利斯市所在的县及邻近地区于19日进入紧急状态,许多当地企业和机构都用木板将门窗密封起来。

宣布判决后,人群聚集在法院大楼外,弗洛伊德被杀害的地方欢呼雀跃。 美国许多人松了一口气。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说,这一判决并没有消除美国长期存在的系统性种族主义所造成的痛苦,但确实使美国人“松了一口气”。

但是当天警察在哥伦布对非裔美国女孩的枪击事件以及当晚的抗议活动表明,美国人“呼吸”的时间有多短,根除系统性种族主义所造成的痛苦是多么困难。

在哥伦布生活了17年的金伯利·谢泼德(Kimberly Shepard)对当地媒体说,她和她的邻居刚刚庆祝了小婉的判决,她很快得知这在她的社区又发生了。 “我们对判决感到满意,但我们不能享受判决结果。”

  顽固疾病

实际上,美国人是否可以“呼吸”应该是一个问号。 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全美国范围内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后,在美国各地,警察继续暴力杀害少数族裔,最近发生了许多案件:

3月29日,在芝加哥,一名警官开枪杀死了13岁的西班牙裔少年亚当·托莱多(Adam Toledo)。

4月初,在德克萨斯州,七名警察因涉嫌导致一名非裔美国人被拘留者死亡而被解雇。

4月11日,在明尼苏达州布鲁克林中心,一名白人女警不小心将手枪用作电击枪,并杀死了20岁的非洲裔美国人但丁·赖特(Dante Wright)。

显然,无论是因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还是因对警官小婉的定罪,都不会阻碍美国警察对暴力执法问题的短期改变。

拜登说,弗洛伊德的去世使世界看到,系统种族主义是美国的“灵魂上的污点”,小婉的判决是“美国走上正义之路的重要一步”。 但是这一步有多大? 这条路要花多长时间?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很难保持乐观。

正如全国有色人种协会在弗洛伊德案判决后发表的声明中所说,美国“争取警察责任和尊重黑人生命的斗争还没有结束。”

【校正错误】


【主编:尹世杰】

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