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海外网评: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模式”而是“毁坏的政治大厦”,回顾“9.11”事件20周年①

海外网评: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模式”而是“毁坏的政治大厦”,回顾“9.11”事件20周年①

2021-09-09 15:10:41来源:海外网

摘要:20年反恐战争结束后,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模式”,而是千疮百孔的“破败政治大厦”。

8月26日,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名在喀布尔机场恐怖袭击中受伤的妇女被送往医院。 (图片来源:法新社)

【编者按】

9月11日是“9月11日”事件发生20周年。 “9月11日”事件是二战后美国遭受的第一起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袭击事件。 美国随即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 然而,这场浸满血泪的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几乎没有取得胜利。 为分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发布了“回首‘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 这是一条评论。

当地时间8月30日,美国宣布结束从阿富汗撤军,标志着美国在阿富汗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结束。 过去20年,美国在中东反恐行动中投入数万军队,仅在阿富汗就花费超过2万亿美元,造成2万多名美军士兵受伤,2400多人死亡。 然而,从阿富汗到伊拉克,从利比亚到叙利亚,美国“越打越恐怖”,中东安全形势依然严峻,热点话题久拖不决,“伊斯兰国”及其分支机构已经恢复,“基地”组织已准备好行动。 人们不禁疑惑:美国是世界第一军事强国,却无法招募和培养相对落后的恐怖组织,美国的军事反恐行动有什么问题?

美国“以暴制暴”导致反恐斗争治标不治本。 反恐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运用安全、情报、政治、经济、教育、去极端化等综合治理手段。 但美国无视综合治理模式,频频在中东发动反恐“外科手术式”战争。 自2001年“反恐战争”爆发以来,美军为减少自身伤亡,频频在伊拉克、叙利亚、也门、阿富汗等地使用“无人机”斩首恐怖分子,但悲剧时有发生。 因情报失误,伤及无辜。 仅在阿富汗,就有超过 30,000 名平民在美军反恐行动中丧生,60,000 多人受伤,大约 1100 万人成为难民。 穆斯林平民可以说是美国军事反恐行动的最大受害者。 美国滥杀无辜,唤醒了目标国人民的战争厌倦和民族主义,也成为恐怖和极端组织“吸食新鲜血液”的借口。 在美国无人机的“胡乱轰炸”中,中东不仅没有实现和平与稳定,暴力和恐怖主义更是升级。

美国“民主治理”引发新的暴力冲突。 20年来,美国在中东的反恐行动中留下了许多负面资产,包括移植西方式民主。 美国提拔的特工往往缺乏庞大的基础,而“大中东民主计划”则平庸。 过去20年,美国高估了自己改造民主的能力,低估了国家国情的复杂性。 美军在阿富汗推行民主选举,拉大了普什图人与其他民族的差距; 美军在伊拉克推行民主选举,导致身份政治和民族身份的主导地位。 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分裂了这个国家。 世界。 在选举政治的推动下,中东伊斯兰国家的民族、部落和教派冲突不断升级。 选举政治解构了中东的国家认同,中央政府失去权威,国家四分五裂,恐怖组织趁机浑水摸鱼。 美国在反恐行动中分裂和征服穆斯林,将穆斯林分为世俗和宗教力量,温和派和激进派。 例如,美军占领伊拉克后,复兴党解散,逊尼派失去权力,一批前萨达姆政府官员和士兵加入“伊斯兰国”和中亚、亚洲、西部和南部的恐怖组织。 亚洲变成了一块,变成了“摇晃的弧线”。 受恐怖袭击影响最严重的地区。 20年反恐战争结束后,美国留下的不是“民主模式”,而是“废墟中的政治大厦”。

美国的“屈尊俯就”在中东引发了反美主义。 美国主张自由、平等和人权,但在反恐行动中居高临下,用有色眼镜看待伊斯兰国家。 美国在中东的反恐行动,离不开阿富汗、伊拉克等一线国家,也离不开沙特、埃及、土耳其、巴基斯坦等主要伊斯兰国家。 然而,美国从未将这些国家视为平等的盟友,而是平等对待它们。 作为一个“适应使用,不同意放弃”的“工具人”,他经常指出这些国家的内部政治和人权问题,如“文明的冲突”、“高等文明”和伊斯兰恐怖主义“在美国。 诸如“邪恶轴心”之类的荒谬论调更加猖獗,加深了美国与伊斯兰世界之间的裂痕。 美军以反恐为借口,在伊斯兰国家滥用武力,任意扩大恐怖主义的定义,甚至将所有反美组织都包括在内。 作为恐怖组织。 特朗普政府甚至将七个伊斯兰国家的公民列入禁止入境的黑名单。 美国将穆斯林视为二等公民、麻烦制造者和政府目标的行为,充分彰显了美国的狂妄自大,将美国从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变成了“伊斯兰国家的征服者”——极大的矛盾. 在伊斯兰世界。 从“恐怖主义与反恐”到“霸权与反霸权”,中东地区的伊斯兰国家和人民很难加入美国的反恐行动。

美国“双重标准”破坏反恐统一战线。 恐怖主义是人类共同的敌人,打击恐怖主义是各国政府的共同愿望。 恐怖主义治理已成为安全治理的重中之重。 然而,美国滥用反恐作为打压异见人士和谋求地缘政治目标的工具,破坏反恐领域的国际合作。 一方面,美国在“反恐”问题上采取双重标准:一边打着“反恐”的旗号为所欲为,一边指责所谓的“战略竞争对手”。打击恐怖主义。 行动,甚至“保护少数民族”和“维护宗教自由”。 打着诋毁别国反恐和去极端化政策的旗号“侵犯人权”。 另一方面,美国在反恐斗争中奉行“伪多边主义”。 美国无视联合国、俄罗斯、中国、上海合作组织、阿拉伯联盟和许多伊斯兰国家的积极作用,不愿采取联合行动,共享情报、打击资助恐怖主义、防止恐怖主义。恐怖主义。 这导致国际社会长期未能形成统一的反恐斗争。 在前线,甚至不可能就恐怖主义的定义达成一致。 2019年美国发起“跨国反恐论坛”,亚太国家加入“全球反恐论坛”,俄罗斯组建“反恐情报联盟”,沙特阿拉伯组建“伊斯兰反恐论坛” . 联盟”等。都独立运作,并受到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影响。有效性。今天,随着“伊斯兰国”及其附属组织的死灰复燃,拜登政府宣布已完成其反恐行动在阿富汗,已经撤了,这种扔锅的方法,无疑是把“烫手山芋”扔到了周边国家,美军撤离后遗留下来的大量武器装备可能落入恐怖分子手中,为打击区域恐怖主义增加了变数。

二十年前,美国人民成了“9月11日”的受害者; 20年后的今天,当美军撤出阿富汗时,“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很可能再次出现,对地区和国际社会构成严峻挑战。 国际社会所有成员只有跨越地缘政治分歧,相向而行,上升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才能齐心协力,在反恐斗争中取得最终胜利。 .

(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孙德刚)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