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分析:为何北京允许贝莱德设立完全由外资融资的公募基金| 财经索罗斯 | 投资中国| 购买动作

[La Gran Época, 10 de septiembre de 2021](大纪元记者林燕全文)北京为何欢迎美国证券公司来华经营,却继续将中美关系推向新的深渊,华尔街日报记者王杰回答说,答案很简单:这措施符合中国(中共)的利益。

中共长期以来对金融业实行严格控制,对外资资产管理公司设置了许多壁垒。 不过,2020年初,根据中美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国政府解除了对美国资产管理公司向中国散户投资者发行公募基金的限制。

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于2021年6月获中共监管部门批准,成为首家获得全面批准向散户投资者出售自有公募基金产品的中国公司。 迄今为止,贝莱德仍然是唯一获得批准的外国公司。

预计很快会有更多美国公司跟随贝莱德,前往中国筹集资金。 富达国际已于 8 月获得中国共产党的初步批准,Neuberger Berman 和 Vaneck 也在为其在中国的共同基金业务申请牌照,目前正在办理相关手续。

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于2021年6月获得中共监管部门的批准,成为第一家获得全面批准向投资者出售自有公募基金产品的中国零售商。 图像显示了贝莱德纽约大楼的标志。 (Shutterstock)

北京算盘借外资振兴股票和债券市场

贝莱德管理着约 9.5 万亿美元的基金,在中国经营已超过 10 年。 经过17个月的监管审批程序,这只名为“贝莱德中国新视野混合证券投资基金”(BlackRock China New Horizo​​n Mixed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简称BlackRock China New Horizo​​n Mixed Securities Investment Fund)在5天内募集了超过11.1万中国人个人投资者。

该基金表示,将把60%至95%的资产配置于中国新能源、消费、数字经济、医疗保健、教育和先进制造业的股票和存托凭证。

业内人士认为,北京方面的决定是利用外资来振兴中国的股票和债券市场。 “贝莱德和其他参与(在中国市场)的公司可以帮助赢得国内投资者的信任,并将储蓄从中国家庭转移到房地产。中国政府希望转移房地产经济,”他写道,杰克。

他说,北京长期以来一直期待资本市场在中国发挥更大的作用。 随着中共政府对美国股市的信心越来越警惕,这个问题变得更加紧迫。

中国企业主要依靠银行贷款和留存收益进行投资,这与许多其他主要经济体有很大不同。

据数据提供商 Wind 统计,社会融资总额的 60% 左右来自银行贷款,仅 12% 左右来自公司债券和非金融公司股票。 与美国数据相比,73%的资金用于非金融公司的股票和债券。

另一方面,中共国有银行对金融体系的垄断,使得无关联的小公司即使拥有创新和良好的商业模式,也难以获得长期发展资金。 外国投资管理公司可以打破这种僵局。

除了向外国公司开放融资外,中共还为中国大陆以外的投资者开辟了进入中国的渠道。 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通过Wind提供的数据,截至6月,包括香港投资者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目前持有人民币7.6万亿元(折合1.2万亿美元)的股票和中国国债。 这个数字是四年前的四倍,这种资本流入可以帮助抵消中国投资者的资本外流。

资深对冲基金经理、民主党和拜登总统的支持者乔治·索罗斯最近第二次批评贝莱德在中国的投资立场,称贝莱德现在在中国的大量投资是“悲剧”。 2016 年 1 月 7 日在斯里兰卡参加一个经济论坛。 (LAKRUWAN WANNIARACCHHI / AFP / Getty Images)

贝莱德引领中国投资呼声

此外,外国投资管理公司认为,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可以提供许多尚未开发的机会。 贝莱德的内部智囊团在 8 月公开建议全球投资者将中国资产配置增加三倍。

贝莱德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拉里芬克在致股东的信中写道:“中国市场是帮助中国和国际投资者实现长期目标的重要机会。”

然而,贝莱德投资中国的呼吁却遭到了投资巨头的罕见反驳。 资深对冲基金经理、民主党和拜登总统的支持者乔治索罗斯最近批评了贝莱德在中国的投资立场。

索罗斯6日在中国日发表的最新评论文章称,贝莱德在中国的投资是一个“悲剧性错误”,可能伤害贝莱德的客户,伤害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 国家安全利益。

索罗斯说:“之前(美国投资者投资中国),可以说是架起了一座桥梁,架起了两国关系的桥梁,那在道义上是合理的,但现在情况完全不同。今天,美国国家和中国正处于专制和民主两种治理体系之间的生死搏斗。”

美国国际律师事务所哈里斯·布里肯 (Harris Bricken) 合伙人兼律师丹·哈里斯 (Dan Harris) 周三 (8 日) 出席国会常设机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 (USCC) 的听证会时表示,中共对民营企业的反感是与生俱来的,民营企业发展和投资的前提是要保住政权,保住党的存亡。

“中国关心外国投资和本国经济,但前提是这些(行为)支持中共的权力并有助于确保(党的)生存,”他说。

分析师:贝莱德押注中国经济和中美政治风险

杰克表示,贝莱德在中国个人投资者对专业资产管理的渴望上押注了大量筹码,同时也在中美关系中押注了有争议的政治风险。

“华尔街一直是美中紧张局势中难得的赢家。显然,华尔街现在处于危险之中。如果华盛顿和北京停在这个特殊的战场上,中国股市将从当前的打击中反弹,贝莱德可能是一场巨大的胜利;如果不是,(贝莱德)损失可能是巨大的,”他说。

目前,中美在贸易、技术、南海、新疆、国家安全等问题上仍存在较大分歧。

由于中国当局正在对科技和教育等行业的企业进行打压,在海外购买中国企业股份的美国投资者目前正处于深度复苏阶段。

两国之间日益紧张的局势也在加速美国和中国之间更广泛的金融脱钩。 中国政府已表示将加强对在美上市公司的监管,美国监管机构要求对在美上市的中国公司进行更严格的审查。

“在这种类似冷战的环境下,试图向中国扩张的美国公司可能会受到反美政治和投资界的指责,”该报告在华日之前说。 “但是,被中国市场的巨额利润和增长前景所吸引,美国公司不会因此而止步。”

哈里斯律师还告诉 USCC,一些外国投资者不了解中国的情况; 许多其他人这样做,但出于兴趣原因,他们不希望其他人知道。

“我这样说是因为当我们公司的律师写批评中国的时候,在中国的外国(商人)经常告诉我们,他们希望我们不要这样做,因为我们的文章可能会鼓励他们的公司。退出中国,他们可能会失去工作“很少有商人有动力说出中国的真相,”他说。

主编:叶紫薇#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