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

疫情过后,“元宇宙”能否为台湾带来新的商机? | 科技新闻

“元宇宙”的概念在台湾人还基本陌生,却成为全球互联网巨头争相投资的新线索。 HTC 的子公司 VIVE ORIGINALS 率先设计了虚拟音乐会。 元宇宙来到台湾,谁会第一时间接受?

线上演唱会是疫情期间最常见的舞台形式,效果往往不错。 比如8月31日,天后张惠妹在抖音的演唱会没有观众,但屏幕前的总观众人数却达到了1055万。

阿妹可能没有想到,还有另一种形式的演唱会,值得期待,还能促进远程粉丝的坚持:

在电脑页面输入账号密码,进入屏幕上的赛博朋克登录室。 同时,你可以看到其他人在线穿衣,随心所欲地穿衣。 还可以点击各种街舞图标,“虚拟克隆”电脑就会开始跳电子嘻哈音乐等流行舞步。

流行音乐演唱会平台名为“BEATDAY”,由内容品牌HTC VR VIVE ORIGINALS打造。 有不同歌手的虚拟音乐会可供选择。 9月6日参加“撑竿跳高国手”吴飞的虚拟演唱会,比如观众不需要亲自去球馆,他们可以在手机和电脑上观看表演“BEATDAY”。

从9月22日开始的连续五天,这是另一支乐团美秀乐团的全息音乐会。 美秀集团在东京奥运会期间演唱了中国队支持台湾啤酒的歌曲,这是一支非常受年轻人欢迎的台湾摇滚乐队。

在 AR 模式下与歌手一起玩

打破传统的音乐会有哪些新意? 为什么会带来新的商机?

首先,观众的化身可以穿越重力,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向观看现场表演。

向前、向左或向右移动都没有关系,您可以360度零盲点自由观看歌手的表演,甚至可以飞到歌手的头顶。 同时,屏幕旋转、放大缩小,尽在你手。 开启观众的“上帝视角”,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融入背后。

您还可以使用 AR 模式与歌手一起表演并参加音乐会。

除了门票收入,新的商业模式还为歌迷提供了一个探索虚拟音乐世界的旅程。

以美秀集团演唱会为例。 在音乐会开始之前,歌迷可以成为特别专员并在音乐世界中旅行,在他们漫游时购买配饰、服装和珍品。 这次是尝试发行美秀娃娃的NFT“异质代币”,以及乐团自制的乐器“炫灿”,造型为旋转的理发店灯。 当然,它们都是虚拟物品。

元宇宙美好的新商机

仅此还不足以吸引更多人到场,更重要的是创造一种比现场演唱会更酷、更身临其境的真实体验,让人们愿意付费。

因此,VIVE ORIGINALS引入了疫情后流行的“元宇宙”概念,创造了一个穿越幻想与现实领域的美丽新世界。

“元宇宙”从何而来?

元界是一个可以映射现实世界并且独立于现实世界的数字虚拟空间。 它起源于科幻作家尼尔·斯蒂芬森 1992 年的小说《雪崩》。 其他影视代表作品还有《第一玩家》、《西部世界》、《阿凡达》等。

VIVE ORIGINALS 总经理刘思明说:“我在虚拟现实领域工作了将近四年,不断发现一个事实。” 一个伟大的发现是,人类的五种感官,眼睛、耳朵、鼻子和舌头,在虚拟世界中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

为周华健的《老友记》和陶晶莹的《姐妹姐妹站起来》作词的刘思明,拥有对时代变化特别敏感的音乐人。 他发现,新时代的年轻人使用通讯软件交友,生活在Instagram上,无时无刻不在电脑或手机上玩游戏,生活在与现实平行的虚拟空间中,“他们相信这是真的。”

新冠疫情的全球大流行,加剧了人们从生活重心向数字世界的迁移。

VIVE ORIGINALS所做的就是以音乐和娱乐为核心,构建一个具有特殊世界观的虚拟时空。 它有独立的社会体系、经济体系和增长体系。 真人可以进入并使用数字身份在“元宇宙”中进行娱乐、社交和社交。 学习交易等

“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经济体。我认为它背后的市场非常大,”刘思明说。

▲ VIVE ORIGINALS 总经理刘思明。 (来源:VIVE ORIGINALS)

元宇宙被热钱通缉

疫情让元界这个旧词发现了新的商机,由于大家都宅在家里,或者被孤立,或者被封锁,虚拟世界成为了抑郁症的新发泄口。 元乾坤商道内,国内外的大型工厂纷纷落户。

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宣称,“让 Facebook 在五年内成为一家元宇宙公司”,并在最近推出了一款虚拟会议设备。

谷歌正在通过 YouTube VR 实现软件和服务,字节跳动向游戏开发商“元宇宙”投资近亿元。

第一个被纳入招股书的元界是3月份上市的美国游戏公司Roblox,市值一度飙升至460亿美元,月活跃用户高达1亿。

8月6日至8日,美国超人气歌手阿丽亚娜·格兰德举办了一场演唱会,没想到现场竟然是游戏《堡垒之夜》。 来自世界各地的数千名玩家带着他们自己的游戏角色参加了比赛。 这是因为《堡垒之夜》的母公司Epic Games宣布已完成10亿美元融资,以支持元宇宙的建设。

其他参会企业包括腾讯、英伟达等,纷纷涌入。 科技巨头逐渐崛起,元宇宙领域有望迎来爆发式增长。

投入大量精力构建元宇宙

HTC BEATDAY 号称全球首个互动全息音乐平台。 为打造台湾独一无二的元宇宙,斥资3000万元购买立体立体摄影器材。 捕捉速度可达每秒60帧,将艺术家呈现的淋漓尽致。 外观和性能也打破了与传统 3D 建模的“差异”问题。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i286qbejmo

由于之前没有台湾人这样做过,刘思明的团队招募了40名不同背景的人,包括信息工程师、动画师和游戏设计师。

每个人都要跨越国界,工程师不再划分前端和后端任务,而是将它们全部转换。 原本截然不同的3D艺术和动画统称为3D动画艺术。 动画艺术家必须教艺术家如何淡化和与角色互动。

在元宇宙的情况下,美术团队已经重组了近3次。 刘思明苦笑着解释说,不是公司更换员工,而是员工加入公司后发现公司要求太高。 通常一周之内,他们就会因为“家里突然出了点事”、“想去美国打疫苗”等理由离开公司。

“人来人往,那个位置很难挤满人。” 刘思明苦笑一声。

人体器官也成了演唱会的舞台

如果加上知名音乐制作人、演唱会制作人陈振川的邀请,每场虚拟演唱会的费用为2000万元,这是基本门槛,高于五月天2020线上歌迷会的1500万。 元。

毕竟元宇宙演唱会怎么样?

美秀集团将在本次演唱会上演唱三首歌曲。 大作《我要你爱》,以废弃的西门町为舞台。 游客可以在真人大小的街道和小巷 1:1 冒险。

第二首歌《僵尸王》模拟了穿过人类食道到达有着巨大毛发的人体器官听歌。 超级巨大的蜘蛛从天而降,疫情结束后,一群蜘蛛将死去。 风扇点击鼠标,头像对应击打木鱼,符合重金属音乐风格。

最精彩的是第三首歌,它讲述了电脑和电视之间的关系。 场景布置充满霓虹眩晕。

元宇宙的目标群体:青年和青少年

《爆破圈》中的场景充满戏剧张力,保证是前所未见,但刘思明认为元宇宙中用户的创造力也很重要。 “我会举办一场演唱会,让克隆人自由行走,扮演不同的角色。它必须成为与偶像沉浸式互动的有机机制,才能继续旋转。”

在刘思明理想的音乐宇宙中,有表演者和观众,观众也可以成为表演者,没有尽头。 “你必须去社区,让你的元气旋转。”

元宇宙音乐会的创新模式呈现出虚实融合的趋势。 问题是:新的商业模式能走多远?

刘思明的市场信心来自对下一代的长期观察。 他认为,台湾岛的科技背景、台湾人的海洋性以及台湾孩子对数字的接受“会比我们这一代快得多”。

但是,除了精准定位元界用户,提供非常真实的心流体验或感官体验,更好的沉浸感和刺激性,元界将成为人们期待的世界。

(本文授权Foresight杂志转载;第一图来源:VIVE ORIGINALS)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