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美国国内的恐怖主义是催生的,但阻止了外国的侵略,却引发了内乱。 回顾“9.11”事件20周年③_至尊

原标题:美洲原住民恐怖主义滋生,防患于未然,却制造内乱——回顾“9月11日”事件20周年③

On January 6, members of the far-right group occupied the Capitol in Washington, the capital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an attempt to prevent Congress from certifying that Biden had won the election. (来源:BBC)

【编者按】

9月11日是“9月11日”事件发生20周年。 “9月11日”事件是二战后美国遭受的第一起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袭击事件。 美国随即发动了“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两场战争。 然而,这场浸满血泪的长达20年的反恐战争几乎没有取得胜利。 为分析美国20年反恐战争的得失,海外网发布了“回首‘9.11’事件20周年”系列评论。 这是三个评论。

—————————————————————————————————————————

美国即将迎来“9/11”事件20周年。 随着这一日期的临近,美国的紧张局势也在加剧。 当地时间9月1日,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和联邦调查局(FBI)发布公告称,外国恐怖组织可能希望利用这一周年纪念日对美国发动袭击,并可利用美国从阿富汗撤军。 其他事件激发了美国的暴力极端分子。

这是美国安全部今年发布的第三次恐怖主义警告。 8月13日,国土安全部发布公告称,美国处于“威胁增加的环境”,包括国内恐怖威胁、外国恐怖分子威胁和“外部恶意势力”威胁; 1月27日,国土安全部对日本发出两年来首次针对地方极端主义的恐怖主义警告,称部分对美国大选结果不满、受意识形态驱使的极端分子可能会继续制造暴力。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发布的三则广告都提到了地方极端主义和民族恐怖分子。在美国通过“反恐战争”阻止国际恐怖主义袭击美国本土的同时,美国国内的恐怖势力正在成为美国必须应对的严重安全威胁。

美国恐怖主义的兴起是美国社会撕裂和民族对立加剧的结果。“9.11”事件及随后的“全球反恐战争”序幕,成功地团结了美国社会,弥合了双方分歧,促进了国家共识、跨党派合作和政治连续性。打击恐怖主义。” 然而,随着战争的拖延和最终目标的无法实现,美国社会在过去十年中经历了金融危机、“占领华尔街”运动、“茶党”运动等事件的冲击。 除了两党不断的政客。 通过操纵“身份政治”,美国社会在二战后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动荡,政治光谱两极的极右翼和极左翼极端分子不断将在美国发动的袭击变成恐怖分子。 例如,联邦调查局在 2019 年调查的 850 多起暴力袭击事件中,大部分都涉及反政府极端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 尽管美国对本土恐怖主义没有明确的定义,但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的一份报告指出,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和反政府民间武装已构成“最紧迫的恐怖主义威胁”。 ” “今天去美国。

此外,“9月11日”事件后,美国针对特定族群采取的一系列反恐措施,加剧了美国国内的族群冲突和对立。 例如,“9月11日”事件发生后,美国全国穆斯林社区就遭受了极大的震动。 该团伙被美国一些政客、媒体和舆论不分青红皂白地归类为“一个国家的敌人”,从而成为美国国内的仇恨犯罪。 歧视和排斥。 美国政府和安全机构发布的一些反恐培训教材和反极端主义项目也对穆斯林移民进行了羞辱。 反过来,“伊斯兰恐惧症”和对移民的袭击又将其中一些人推向了极端。 正如美国外交协会反恐和国家安全问题专家布鲁斯·霍夫曼所说,美国在反恐方面面临着与过去不同的挑战:暴力不是由可识别的恐怖组织或个人引发的,而是意识形态:个人引发的。 ,对移民的敌意。

极端主义思想和阴谋论通过社交媒体和互联网迅速传播,也助长了恐怖主义在美国的蔓延。一方面,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国际恐怖组织和极端组织近年来不断利用社交媒体和互联网在全球范围内传播极端思想。 这些被“精心”包装的极端思想,吸引了众多西方青年的关注。 一些美国人被这些极端的想法迷住了,制造了许多“独狼式”的恐怖袭击。 例如,2013年4月15日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就是由两名获得美国公民身份的车臣移民实施的。

另一方面,近年来,美国极右组织与渴望传播阴谋论、传播极端思想、甚至通过社交媒体煽动极端暴力的团体合并。 近年来,以“骄傲的男孩”、“百分之三”和“誓约者”为代表的极右组织通过脸书、推特和匿名等社交媒体宣传白人至上、激进的民族主义和支持。 社交网站 Signal 和 Telegram 阴谋论和枪支自由得到了以“匿名 Q”(QAnon)为代表的阴谋论者的支持。 美国《国会山报》4月11日报道称,自2015年以来,美国共发生267起阴谋或袭击事件,造成91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来自极右翼分子。 仅 2020 年,极右翼极端分子就在国内犯下了 73 起恐怖事件,创历史新高。 2021年1月6日,极右组织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国会暴动”,其中各种阴谋论和极端组织通过互联网传播的虚假信息“不可或缺”。

令人意外的是,美国迄今未能形成有效对抗本土恐怖主义的系统战略,甚至在政治斗争等因素的影响下,也未能就如何界定“本土恐怖主义”达成一致。美国尚未制定专门针对国内恐怖主义的法律。 《爱国者法》虽然提到了“国内恐怖主义”,但并未将其列为犯罪。 因此,美国执法机构无法对受宗教、种族和反政府偏见驱动的当地“独狼”建立有效的监测和预防机制。

同时,在“言论自由”的旗帜下,美国执法机构难以对美国公民的仇恨言论和恐怖主义威胁采取行动。 此外,虽然警方可以逮捕本土恐怖分子,但不能根据与恐怖主义有关的法律将他们定为犯罪。 他们只能因仇恨犯罪或与枪支有关的犯罪而受到起诉。 联邦调查局一直要求国会将地方恐怖主义定为犯罪。 在没有相关法律支持的情况下,联邦执法人员难以在犯罪前与当地执法机构共享当地潜在的恐怖威胁信息并进行有效追踪; 当地执法官员也无法访问这些武装分子的 FBI 数据库。 的信息。 这些可以说严重阻碍了美国执法和安全部门打击日益严重的“地方恐怖主义”,阻止执法机构“将资源投入到最严重的威胁中”。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4月份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的阴谋和恐怖袭击事件已上升到25年来的最高水平。 本土恐怖主义日益严重的威胁已成为美国社会必须面对的癌症。 预防外在问题固然重要,但如果是突变或内在恶化,则必须从内在做起,诊断内因,对症下药。 当内部问题难以恢复时,高墙有什么用? (聂书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

免责声明: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 搜狐是一个信息发布平台。 搜狐只提供存储空间服务。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