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

祖先知不知道中国自己反对中国,决定竞选日本首相

原标题:我的祖先了解中国,但我反对中国吗?决定竞选日本首相

The Japan Broadcasting Association (NHK) reported that Taro Kono, the Minister of Administrative Reform of Japan, called a press conference on the afternoon of the 10th and officially announced that he would be elected Chairman of the Democratic Party, becoming the successor of the former政治调解社长岸田文雄和前总务大臣早苗高一宣布成为第三位候选人。

NHK报道截图

亲美、对华强硬的河野太郎一直是最受欢迎的首相人选,被称为“网红大臣”,社交媒体上的追随者比首相安倍晋三还要多。

虽然河野太郎10日才宣布参选,但就在日本首相菅义伟3日宣布辞去民主党主席职务的第二天,他就已经向身边的人透露了支持河野太郎的意图。 河野也立即表示准备继续前行的态度。

在日本经济新闻社 8 月 27 日至 29 日进行的民意调查中,河野太郎以 16% 的受访者对“自民党主席第二最佳候选人”的回应排名第一。 岸田文雄以 13% 的支持率排在第三位。

河野太郎正式宣布参选日本自民党主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河野太郎正式宣布参选日本自民党主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一年前向“五眼联盟”提交证书

河野太郎出生于1963年,现年58岁,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英语流利。 他的祖父河野一郎担任副首相,父亲河野洋平担任副首相兼内阁官房长官。

河野家族是日本政坛著名的华人教派,但河野太郎对中国的态度却完全相反。

10日,在自民党总统候选人的新闻发布会上,河野太郎提到了他的对华战略。

在中日领土争端问题上,河野太郎表示必须遏制中国的“扩张趋势”,“我们将建立一个框架,应对单方面改变现状和加强威慑的企图”。 与拥有“人权、法治”等基本价值观的美欧共享“民主”,共同应对中国。

不出所料,这与河野太郎近年来对中国的严厉态度完全一致。

2017年8月,河野太郎刚刚就任日本外相。 他在菲律宾出席东盟外长会议时,迫不及待地公开批评中国在南海的维权行动。 他还表示,日本坚决支持美军在南海的“自由航行”和“作战行动”;

2019年,河野就任防卫大臣后,公然宣称“中国在南海的行为不符合当前国际秩序,国际社会必须采取措施,迫使侵略者付出代价”。年底访华前夕;

2020年,河野太郎再次为美国的反华战略而战,称“如果中国试图改变南海现状,必将为此付出高昂代价”。

同年8月,河野太郎向“五眼联盟”颁发证书,希望能让日本加入她的行列,成为她情报网的第六只眼……

河野太郎访问日本时会见蓬佩奥河野太郎访问日本时会见蓬佩奥

虽然河野太郎在政坛上赢得了麻生派和其他派系的一些年轻人的支持,在民意调查中也有不错的表现,但自民党中多数人的意见还没有统一,而且新首相“胜利了”。 仍处于混乱之中的日本政坛再次处于“大洗牌”的边缘。

  谁当首相影响不大

“日本下一任首相是谁,对中日关系影响不大,”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梁云翔告诉长安街知事。 Capitalnews)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在和预测未来在中日关系中,“冷政治和热经济”是最合适的。 因为这种状态不仅揭示了冷战结束后中日关系的起伏,也预示着未来的格局和方向不会因政党和政客的变化而改变。

中日关系要从基本结构看。 梁云翔指出,从中日邦交正常化49年来,“冷战”的结束是中日关系发生根本性转变的重要条件。 “冷战”结束前,中日关系虽然偶有摩擦,但可以暂时搁置。 同时,中日经济互补,中国需要日本的资金和技术援助,日本需要中国的一级市场和产品。 在此背景下,当年存在的历史问题和钓鱼岛领土主权问题得到了谨慎处理。

“冷战”结束后,这种微妙的平衡被打破。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GDP已经超过日本,中日经济互补性下降,但竞争力增强。

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一年多时间里,日本与美国合作,对香港、台湾、新疆等中国各地的事务进行了插手,中日关系跌跌撞撞。

但作为东亚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双方仍有合作的需要和意向,在经济、文化领域仍有共同利益,双方有避免冲突的共识。

“政治冷、经济热的结构性矛盾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可能完全消除。可见,日本政坛人事变动对中日关系影响不大。” 梁云翔分析,接下来,自民党将继续执政,几乎没有悬念。 目前所有的候选人都来自自民党,而且都是保守派。 顶多是他们未来任首相,只是在性格或处事方式上,基本的外交政策不会因人而异。

“我们都希望选出一个做中国朋友的人,但两国的基本利益结构已经敲定,”梁云翔说。 很多因素,比如情感,都考虑到了与中国的关系。”

有网友表示,中国GDP已经连续十年超过日本,不再需要过多关注谁将成为下一任日本首相。

梁云翔承认这一点,并回忆说,作为我国的重要邻国,我们必须了解其政党制度和主要候选人的外交政策,但我们可以就此打住。

主编:朱学森SN240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