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埃内斯托的音乐世界

原标题:埃内斯托的音乐世界

一天晚上,我听到了一首钢琴协奏曲。 美丽充满了深深的孤独和悲伤。 它引起了我的注意。 我在网上查过。 这是钢琴家 Ernesto Cotazar(没有父亲)的作品“Sin padre”。 读作曲家的一段话:“我从没听他从他嘴里说我爱你,我也不记得他有没有吻过我,失去了它,四十六年后,我仍然觉得我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东西。 父亲的痛苦”。

这几年,无意中发现了很多好听的音乐和喜欢的音乐家。 其中,埃内斯托(Ernesto)是我和我丈夫非常喜欢的墨西哥作曲家和钢琴家。 他的钢琴独奏和音乐会优美动听,犹如一首优美的诗篇,被誉为钢琴诗人。 如果用文学来比喻,埃内斯托的钢琴音乐就像散文和诗歌,纯净、透亮、感伤; 他的演唱会就像一部小说,每一章都牵动着听者内心深处的情感。

我第一次注意到Ernesto的音乐是在听一场非常不错的钢琴音乐会的时候,我查了一下,知道这首歌的名字是“梦想家”,从那时起我们就开始关注他的音乐。 埃内斯托的音乐以叙事诗的形式讲述了不同的故事:《罪恶教士》讲述了少年的绝望与无助,对父亲的思念与悲伤; 《你是我的宿命》(你是我的宿命注定要讲述一个无怨无悔的爱情故事,引用作曲家的话:“我生来就是永远在你身边,我爱你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口气,为你我可以攀登任何一座山,跨越任何海洋,为你选择最远的星星。钢琴独奏《只为你》(为你)温柔而充满爱意,演唱会中加入的几首旋律更加神奇,表达内心的爱,让整首歌充满活力。

后来在网上买了Ernesto的全套钢琴谱,一共一百多张。 如果我是宝,我期待着以后能练习这美妙的钢琴曲。 但我不知道他的生平,只看过一张照片,一个善良优雅的中年男子,身穿浅色西装,微微一笑,靠在钢琴上。 淡淡的笑容中透着一丝惆怅和中年人的沧桑。

突然想知道这位作曲家的生平,上网查了一下,发现他出生于音乐世家,父亲是墨西哥最著名的作曲家。 埃内斯托 13 岁时因车祸失去了父母,年轻时与祖母住在一起,仍然完成了音乐学业。 十七岁时,他游说电影制作人,希望给他一个机会为电影创作背景音乐。 很多人认为自己还太年轻,无法相信自己有这种能力。 埃内斯托给其中一位制作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有机会作曲,从那时起他开始从事电影音乐工作。 十八岁时,他创作了《La Risa de la Ciudad》的背景音乐和主旋律。 影片的主旋律《Río de Sueños》于1957年在哥伦比亚卡塔赫纳国际电影节上获得拉丁美洲电影最佳背景音乐奖。此后,他创作并配乐了500多部电影和10部电视剧系列,是一位成功的电影背景音乐作曲家和表演者。

他的父亲与他同名,他的一个儿子与他同名。 三代同名。 他们都是成功的词曲作者。

埃内斯托的音乐叙述曲折,旋律如诗如画,有的轻盈透亮,纯净如天籁,有的忧伤伤感,如哭泣。 他的音乐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魔力,琴声轻柔婉约透着一丝痛楚,曲调起伏的优美旋律,真挚细腻,浪漫如梦,激情与梦想交织。 虽然每首歌都有自己的特点,但都能让人感受到作曲家的深厚情怀和坚韧不拔。 每当钢琴弹奏时,总会触动我内心最柔软的部分。

了解了音乐家的生平,再听一遍《无父》演唱会,会有更深的感受。 钢琴在弦乐的伴奏下缓缓滑行。 钢琴的声音清脆柔和,就像孩子的祈祷。 用简单的升序,怯生生的数出心中的思念和希望。 随着音域的增加,旋律变得更加紧迫。 停在高音处,它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充满激情、快速下降的琶音; 第二主旋律展开,多次重复降阶,流露出委屈和毅力,仿佛在问“为什么”,眼泪和抱怨; 第三首旋律将是前两部分的组合优美而和谐,仿佛从痛苦、孤独和无助中走出来。 接受命运后,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回到第二和第一主旋律,以优美的琶音结束。

埃内斯托在洛杉矶有着辉煌的音乐生涯,2001年他回到家乡墨西哥坦皮科,与家人一起度过与癌症抗争的最后几年,他于2004年去世,享年64岁。 令人欣慰的是,虽然年少失意,却成就了杰出的音乐和家庭幸福。 Ernesto 曾经说过:“我的妻子、我的家人和我美丽的朋友一直是创作灵感的源泉。他们陪伴了我 40 年。我真诚地感谢所有喜欢我音乐的听众。” 埃内斯托曾告诉这位年轻的作曲家:“你必须相信自己,并始终在创作中表达最深切的感受。好的旋律是一切的基础。” 他的两个儿子继承了家族的音乐天赋,成为拉丁美洲杰出的新人。 一代作曲家。

专辑“Just For You”中的第三首“Beethoven’s Silence”是埃内斯托献给圣贝多芬的钢琴曲。 以音乐家的同理心,谱写这动人的旋律。 琴声如潺潺流水,诉说着贝多芬耳聋后的寂静世界,轻轻抒发着勒萨格心中的悲哀,痛苦溢出。 用音乐激情和毅力,听力损失,但仍然能够创造伟大的音乐,它用心工作。 埃内斯托希望聆听者能用一颗温暖的心,静静地探索贝多芬内心的寂静世界。

我曾经读过一段埃内斯托说:“我父亲的死对我的职业选择具有决定性意义。我在参加葬礼时遇到了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现象:大约有五十万人参加了葬礼。我在那里意识到了。谁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他意识到了自己音乐成就的魅力,这让我萌生了成为一名作曲家的想法”。

我真的很佩服这位年轻而不幸的音乐家,他在没有父母的痛苦中长大,能创造出如此辉煌的人生和辉煌的成就。 幸运的是,有一个爱他的祖母,可以支持他的音乐梦想。 音乐可以治愈伤口,音乐可以滋养。 不幸的是,青少年的生活因音乐而快乐。

正如贝多芬在寂静的世界里创造出不朽的音乐一样,埃内斯托仍然在失去的痛苦中创造了爱情生活和充满爱的音乐世界。 (陆传斌)

Source

Sho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