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从走红到突然被禁:这些年你在美国经历了什么? (图片) | 郑旭兰 | 中文语音


年轻时的郑旭兰(视频截图)

[Mire las noticias del 14 de septiembre de 2021 en China]1980年代中国女歌手郑旭兰因为一首《牧羊人之歌》(电影《少林寺》的插曲)走红了全国。 80年代初,她不顾所在东方歌舞团的反对,决定接受对美国男孩的热情追寻,最终决定嫁给美国男孩,踏上漫漫征途。美国留学. 由于当时出国手续繁琐,郑旭兰辞职后没有财力,于是决定“走出去”,与一家演出公司签约三场演出。 然而,演出前一天,有关部门突然向郑旭兰发表声明。禁止此后,全国所有演出场馆都不允许郑旭兰演出。 两年来,郑旭兰不得不依靠家人和朋友的支持,直到1989年她离开美国。她离开时经历了什么? 来美国多年? 《世界华人周刊》讲述了它的故事。

1983年,25岁的郑旭兰演唱了三首歌曲,其中一首是《少林寺》插曲《牧羊人之歌》。 清朗、纯洁、柔和、细腻的吟唱声,如泉水般流淌,如白云出修,让人仿佛置身于世外桃源。 其间,心神舒畅,仿佛可以彻底忘记世间的烦恼。 从此,这个被誉为“中国第一抒情女高音”的名字就在全国各地飞扬。

但仅仅6年之后,郑旭兰就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了。 当她被“禁止”并前往异国他乡时,一段最甜蜜的回忆来到了背景。

1982年,电影《少林寺》在大陆上映,轰动全球。 这部电影上映时的票价据说只有十美分,但仍然创下了超过十亿的票房纪录。

本片《牧羊人的音乐》一集,以可爱的旋律和郑旭兰的玉音,锦上添花。 对于歌手来说,好声音是天赐之物。 郑旭兰就是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歌手。

声音条件极佳的郑旭兰,是东方歌舞团的水中鱼。 第二年赴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等地学习东南亚民族音乐。

1987年,在中央电视台和电影人协会联合主办的评选中,郑旭兰被评为“全国十大最受欢迎歌手之一”。

就在她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的时候,命运之手默默地将一位名叫爱德华的年轻美国人送到了她的身边。 爱德华是郑旭兰的粉丝,两人在一次演出中相识。 他钦佩她的才华,她信任他的公司。

当郑旭兰飞到世界各地参加演出时,他就在她身边,经常与她分享美国的美景和风土人情。

当时,郑旭兰是东方歌舞团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 每当有大型活动和重大演出时,它都会作为演员的压轴出现。

多年的高强度工作让郑旭兰筋疲力尽。 除了爱上爱德华,她还萌生了跟随爱德华去美国留学的念头。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把退出东方歌舞团的想法想得太简单了,对自己和爱德华的未来也寄予了太多期望。 她想,离开东方歌舞团后,她就不用再被派去执行公司密集的任务,可以自由组织自己的演出了。

提交辞职报告后,郑旭兰将工作证交了出来,交还了房钥匙,还随身带着了户口本。 由于出国手续繁琐,郑旭兰辞职后没有财力,于是决定“走出去”,与一家演出公司签约三个角色。 但演出前一天,相关部门对郑旭兰下达了“禁”令,此后国内所有演出都已下达,郑旭兰无法到场演出,郑旭兰只能靠家人和朋友们支持她两年,直到1989年她离开美国结婚生子,成为全职太太。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郑旭兰和她的美国丈夫之间的关系逐渐破裂。 在美国的几年里,郑旭兰曾经因为想念故乡而回到中国,每次都呆的时间长,而且比每次都长。 郑旭兰想劝丈夫跟她回国,被丈夫拒绝。 最终两人离婚,郑旭兰带着儿子独自回国。

为了养活儿子,她只好回北京找工作。 但当郑旭兰想重回旧业时,却看到王菲、那英等新生力量带来的流行音乐,悄然改变了音乐界的风向标,顿时觉得属于自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很久以前。。

至于她,只能停留在1980年代的光影之中,停留在屠呦呦的叹息中……

中国有句老话,房子漏水一夜之间就下雨了。 2003年,郑旭兰被确诊为肠梗阻。

由于病情严重,她不得不住院接受手术,但在手术过程中,由于医生的失误,肠道的健康部分被切除了,但伤口仍留在体内。

这次重大的医疗事故使他的健康越来越差。 很长一段时间,他依靠止痛药度过了漫长而艰难的夜晚。 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她不得不依靠营养液维持生命。

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让她神色萎靡。 这些日子持续了三年。 有句话说:“伤口是最后的寒冷,瘦弱的人无法忍受。”

就在她被病痛纠缠的时候,她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个深爱她的男人。

那段时间,把她照顾得很好的男朋友,是郑旭兰多年阴郁的生活投射出的一道光芒。

命运似乎终于眷顾了她。

但很快,她的男朋友被诊断出患有粘膜癌。 得知噩耗后,她躺在北京的病床上痛哭失声,却又无可奈何。 当时,两个患有相同疾病的人住在天津肿瘤医院,另一个住在北京专科医院。

爱不动,隔天如沟。 那时,他们刚刚安装了他们要结婚的新家。

2005年,未治愈的郑旭兰为歌曲《红楼梦》举办了一场特别演唱会。

那天,在演唱会上,她演唱了《笑眯眯的眉毛》、《红豆歌》和《葬花》,红楼少女的悲剧似乎更能诠释她的悲剧半生。

最爱她的男友亲临现场观看并支持郑旭兰的表演。 她在台上,他在台下。 很快,不远处,就变成了幽幽的永恒距离。

他的世界再次崩塌。

“我男朋友的死对我打击太大了,我当时真的很难受,我什至觉得我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在他最绝望的时候,他曾数次想过自杀。 但她知道,自杀很容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地板上的烂摊子,只能由最亲近的人来承受和结束。 因为死亡不仅是死者的悲剧,也是生者的悲剧。

“回想起来,我再想想,世上很多人都有各种各样的悲惨经历,如果他们能来,我一定能来。”

于是,在经历了人生又一次涅槃之后,她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渴望,积极寻求治愈疾病的方法,并与好友朱时茂的配对结识了医生。

医生看到瘦得坐在轮椅上的郑旭兰,惊呆了:曾经光彩夺目的歌手已经不在舞台上,笑容灿烂,身体健康。

“你给我们很多人带来了快乐,你的歌声甚至感染和影响了一代人,所以我们必须想办法把快乐带回给你。”

手术很成功,身患重病多年的郑旭兰终于摆脱了痛苦。

“我不会被打倒,我会继续唱歌。”

2018年,郑旭兰在白鹿原影视城举办了一场以“爱之国”为主题的个人演唱会。 那天晚上,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观众座无虚席。

演唱会中,微风轻抚着她的秀发,悦耳的歌声如泉水般回荡在黄土地的夜空。 仿佛往日的所有爱与痛、生与死、离别,都化作了鸟,羽翼轻重,翻腾翻腾。

作家木心曾经说过,一个从痛苦中走出来并慷慨解囊的人就是艺术家。

或许人群,在你的人生旅途中,从序曲到终章,有起有落,峰回路转,直到最后,无所畏惧,无怨无悔,才能尽善尽美。 ,而剩下的声音将围绕光束……

主编:飞飞

这篇文章的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的转载均需获得中国许可。 严禁设置镜像网站。.


[Se busca miembro honorario]溪流能与海融为一体,小善能成大爱。 诚征全球10000名中国名誉会员:每位名誉会员每年只需交纳一笔订阅费,成为“看中国”网站的名誉会员,可以帮助我们打破审查封锁,提供至少10,000名中国大陆同胞提供关键的独立和真实信息,以在危机时刻警告他们,使他们免于大瘟疫和其他社会困境。
名誉会员

Source

Show More